隐藏的珍宝23: 葡萄园和园户

基督讲了两个儿子的比喻之后,接着就讲了葡萄园的比喻。在前一个比喻中,基督向犹太人的教师说明了顺从的重要性。在后一个比喻中,他指出上帝赐给以色列人的丰富恩惠,藉此显明上帝有要求他们顺命的权利。他向他们说明上帝旨意的荣耀,这旨意原是他们可以藉着顺命而成全的。他将那遮盖未来之事的帘幔掀开,指出全国人民因未能成就他的旨意,而正在如何地丧失他的恩眷,自取沉沦。

基督说:“有个家主,栽了一个葡萄园,周围圈上篱笆,里面挖了一个压酒池,盖了一座楼,租给园户,就往外国去了。”

先知以赛亚曾描述这葡萄园说:“我要为我所亲爱的唱歌,是我所爱者的歌,论他葡萄园的事。我所亲爱的有葡萄园,在肥美的山岗上;他刨挖园子,捡去石头,栽种上等的葡萄树,在园中盖了一座楼,又凿出压酒池;指望结好葡萄。”(赛5:1,2)

栽种园子的人在旷野选出一块地;他围上篱笆,捡去石头,开垦好了,便将上好的葡萄树种下去,希望能有丰收。这一块地比那未曾开垦的地更有价值,他指望它显出那与他的爱护及劳碌垦殖相应的成果来荣耀他。照样,上帝也从世上选出一族人来,要他们受基督的训练和教育。先知说:“万军之耶和华的葡萄园,就是以色列家,他所喜爱的树,就是犹太人。”(赛5:7)上帝曾赐给这一族人很大的特权,并以丰盛的慈爱厚厚地赐福与他们。只指望他们结出果子来荣耀他。他们应表现他国度的原则。在堕落邪恶的世界上,他们应彰显上帝的品德。

他们既是主的葡萄园,就应当结出果子来与异教国家所结的完全不同。那些拜偶像的民族已经恣情纵欲地去犯罪作恶。他们肆无忌惮地从事强暴、不法、贪婪、期压、以及最腐败的行为。那败坏了的树木所结的果子乃是罪恶、堕落和痛苦。上帝栽种的葡萄树所结的果子,应当与这些有显然的区别。

犹太民族的特权乃是表现上帝的品德,就是上帝以前向摩西所显示的。主为允准摩西的祈求:“求你显出你的荣耀给我看,”曾应许他说:“我要显我一切的恩慈,在你面前经过。”(出33:18,19)于是“耶和华在他面前宣告说:耶和华,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上帝,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赦免罪孽,过犯,和罪恶。”(出34:6,7)这就是上帝希望从他百姓得到的果子。他要他们以品格的纯正,生活的圣洁,以及他们所表现的怜悯、仁爱和慈悲来显明“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诗19:7)

上帝的旨意,原是要藉着犹太国将丰盛的福惠分给万民。他要藉着以色列,开辟那将他的光散布于全世界的道路。世界各国因为依从腐败的习俗,已经不认识上帝了。然而上帝本着他的慈怜,并没有毁灭他们。他定意给他们机会,可以藉着他的教会来认识他。他预定那藉着他子民而显明的原则,要成为在人类身上恢复上帝形像的媒介。

为要达到这个目的,上帝曾呼召亚伯拉罕离开他那拜偶像的亲族,并吩咐他定居在迦南地。上帝说:“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创12:2)

亚伯拉罕的后裔,就是雅各和他的子孙被带到埃及地,为要使他们能在那强大而邪恶的国度中彰显上帝国度的原则。约瑟的正直和他保全埃及通国人民性命的奇妙事迹,乃是基督生平的预表。还有摩西和许多其它的先贤,也都是上帝的见证人。

在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事上,主又彰显了他的能力和慈爱。他为拯救他们脱离奴役而施行的奇事,以及他在他们旷野行程中对他们所作的处理,不单是为他们的益处;更是要为周围的国家作具体的教训。主显明自己为超出一切世人权威与伟大的真神。他为他百姓所行的神迹奇事,就显明了他的权能乃是超乎自然以及敬拜自然之人中的最显贵者。上帝在昔日怎样巡行那傲慢的埃及地,在末日也必怎样巡行全世界。那位伟大的自有永有者曾用烈火与暴风,地震与死亡来救赎他的百姓。他将他们从为奴之地领出来。他引他们经过“那大而可怕的旷野,那里有火蛇、蝎子、干旱无水之地。”他为他们“使水从坚硬的磐石中”流出来。(申8:15)并以“天上的粮食”供养他们。(诗78:24)摩西说:“耶和华的分,本是他的百姓;他的产业,本是雅各。耶和华遇见他在旷野荒凉野兽吼叫之地,就环绕他、看顾他、保护他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又如鹰搅动巢窝,在雏鹰以上两翅搧展,接取雏鹰,背在两翼之上。这样,耶和华独自引导他,并无外邦神与他同在。”(申32:9-12)上帝如此领他们归于自己,使他们可以安然居住,正如在至高者的荫下。

那在旷野漂流生活中领导以色列民的乃是基督。他曾隐藏在白日的云柱和夜间的火柱中引领指导他们。他保护他们脱离旷野的危险;他引领他们进入应许之地,并且在那些不承认上帝的列国面前,将以色列立为自己所特选 的产业,就是主的葡萄园。

上帝曾将他的圣言交付给这班子民。他们有他的律例,就是真理、正义与纯洁的永久原则作为外围的篱笆。他们的安全乃在于遵守这些原则,因为这样就必保守他们不致因罪恶的习惯而自取灭亡。上帝又将他的圣殿设在国境之中,作为葡萄园的楼台。

基督乃是他们的导师。他从前怎样在旷野与他们同在,现今仍要作他们的教师和向导。在圣幕和圣殿里,他的荣光曾停留在施恩座上面的圣洁光云中。他为他们的缘故,不断地显示他丰盛的慈爱和忍耐。

上帝渴望使他的百姓以色列成为赞美与光荣。各种属灵的权利都已加给他们。上帝为要使他们可以作他自己的代表,并没有保留任何有利于他们造就品格的事。

他们顺服上帝的律法,就必使他们在世上列国面前显出惊人的兴盛。那位能赐他们智慧和各种精巧之工的技能的主仍要作他们的教师,并使他们因顺服他的律法而成为尊贵高尚。如果他们肯顺服,就必蒙保守不受其它各国所遭受的疾患,并要承受活泼的智力。上帝的荣耀,他的威严和权能,必要在他们的兴旺中彰显出来。他们要成为有祭司和君尊的国度。上帝已给予他们各种便利,使之成为世上最伟大的国家。

基督曾藉着摩西用最明确的方式向他们宣布上帝的旨意,并说明他们兴盛的条件。他说:“因为你归耶和华你上帝为圣洁的民,耶和华你上帝从地上的万民中拣选你,特作自己的子民。……所以你要知道耶和华你的上帝,他是上帝,是信实的上帝,向爱他守他诫命的人守约施慈爱,直到千代。……所以你要谨守遵行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诫命、律例、典章。你们果然听从这些典章,谨守遵行,耶和华你上帝就必照他向你列祖所起的誓守约施慈爱。他必爱你,赐福与你,使你人数增多,也必在他向你列祖起誓应许给你的地上,赐福与你身所生的,地所产的,并你的五谷、新酒和油,以及牛犊、羊羔。你必蒙福胜过万民。……耶和华必使一切的病症离开你,你所知道埃及各样的恶疾,他不加在你身上。”(申7:6-15)

他们如果肯遵守上帝的诫命,他应许要赐给他们那上好的麦子吃,又拿从磐石采得的蜂蜜赐给他们,使他们足享长寿,并将他的救恩显明给他们。

由于不顺服上帝,亚当、夏娃丧失了伊甸,全地也因罪而遭受了咒诅。但是如果上帝的百姓肯遵从他的指示,他们的土地就必恢复原来的肥沃与美丽。上帝曾亲自指示他们如何耕种土地,并要他们在恢复的事工上与他合作。这样,全地在上帝的管理之下,将要成为一项属灵真理的实际教训。土地怎样遵照他的自然律产出宝物,照样,人心也要遵循他的道德律来反映他品行的特质。甚至连外邦人也都要承认事奉敬拜永生上帝之人乃是优越的。

摩西说:“我照着耶和华我上帝所吩咐的,将律例,典章教训你们,使你们在所要进去得为业的地上遵行。所以你们要谨守遵行,这就是你们在万民眼前的智慧、聪明;他们听见这一切律例,必说:这大国的人真是有智慧,有聪明。那一大国的人有神与他们相近,像耶和华我们的上帝在我们求告他的时候与我们相近呢?又哪一大国有这样公义的律例、典章,像我今日在你们面前所陈明的这一切律法呢?”(申4:5-8)

以色列子民要占有上帝所指派给他们的全部领土。那一切拒绝敬拜事奉真神的国家要被驱逐。但上帝的旨意乃是要藉着以色列人彰显他的品德,吸引众人归向他。福音的邀请必须传给全世界。藉着献祭礼节的教训,基督要在列国之前被高举,使凡仰望他的人都得以存活。人人都可以像迦南人喇合与摩押人路得一样,转离偶像,敬拜真神,来与他的选民连合。当以色列的人数增多时,他们便要扩展疆土,直到他们的国度延及全世界。

上帝渴望万民都归于他慈爱的统治之下。他希望大地要充满喜乐与和平。他创造人类,原是要他们快乐,他也期望将天上的平安充满人心。他要地上的家庭作为天上大家庭的表征。

可惜以色列人却没有实现上帝的旨意。主说:“我栽你是上等的葡萄树,全然是真种子;你怎么向我变为外邦葡萄树的坏枝子呢?”(耶2:21)“以色列是茂盛的葡萄树,(为自己)结果繁多。”(何10:1)“耶路撒冷的居民和犹大人哪,请你们现今在我与我的葡萄园中,断定是非。我为我葡萄园所作之外,还有什么可作的呢?我指望结好葡萄,怎么倒结了野葡萄呢?现在我告诉你们我要向我葡萄园怎样行:我必撤去篱笆,使它被吞灭;拆毁墙垣,使他被践踏。我必使它荒废,不再修理、不再锄刨;荆棘蒺藜倒要生长;我也必命云不降雨在其上。……他指望的是公平,谁知倒有暴虐;指望的是公义,谁知倒有冤声。”(赛5:3-7)

主曾藉着摩西将不忠心的结果预先向他的百姓说明。他们因拒绝遵守他的约,便是与上帝的生命断绝了,这样他的福惠就不能临到他们身上。摩西说:“你要谨慎,免得忘记耶和华你的上帝,不守他的诫命,典章,律例,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恐怕你吃得饱足,建造美好的房屋居住,你的牛羊加多,你的金银增添,并你所有的全都加增,你就心高气傲,忘记耶和华你的上帝。……恐怕你心里说:这货财是我力量我能力得来的。……你若忘记耶和华你的上帝,随从别神,事奉敬拜,你们必定灭亡,这是我今日警戒你们的。耶和华在你们面前怎样使列国的民灭亡,你们也必照样灭亡,因为你们不听从耶和华你们上帝的话。”(申8:11-20)

犹太人没有听从这个忠告。他们忘记了上帝,并且忽略他们作他代表的无上特权。结果他们所领受的福惠并没有为世人造福。他们所有的权益都被用来荣耀自己了。他们强夺了上帝向他们要求的服务,同时也夺取了同胞应从他们可得到的宗教方面的指导和圣洁的榜样。他们正像洪水时代的人一般,随从自己邪恶心灵的一切意念。这样,他们就使神圣的事物变成一种趣剧,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耶7:4)同时他们正是在误表上这的圣德,羞辱他的圣名,并玷污他的圣所。

那受托管理主葡萄园的园户不忠于所受的委托。祭司和教师们不是民众的忠实指导者。他们没有时常将上帝的良善,怜悯,以及他对他们所有之敬爱与服务的要求摆在民众面前。这些园户只知寻求自己的荣耀。他们想将葡萄园的果实据为已有。他们所努力追求的乃是如何吸引众人对自己的注意和恭维。

这些以色列领袖们的罪辜并不像普通罪人的罪。这些人对上帝负有最严肃的责任。他们已经宣誓要以“耶和华如此说”的圣言指导人,并要在自己的实际生活上严谨地顺从。然而他们不但没有这样作,更将圣经曲解了。他们将极重的担子放在众人身上,强迫人遵守许多深入日常生活的繁文缛节。民众常困于不安的情绪之中,因为他们无法遵行拉比们所定的各种规条。他们既然认定这些人为的命令是不能遵守的,因此对于上帝的诫命也就不注意了。

主已经向他的子民说明他就是葡萄园的园主,他们一切所有的,乃是他所委托给他们要为他使用的。可是祭司和教师们在从事圣职时,并没有表示他们是在管理上帝的产业。他们却惯常地夺取了上帝所托付给他们推进圣工的钱财和物质。他们的贪婪与利欲甚至使外邦人也轻看他们。这样就给予外邦世界对上帝的品德和他国度的律法有误解的机会了。

上帝以慈父般的心怀容忍了他的子民。他施恩给他们,或将恩典收回,藉以警告他们。他耐心地帮助他们看出自己的罪,并宽容等候他们认错。先知和使者奉差遣去向园户重申上帝的要求,可是他们非但没有受到欢迎,反而被当作敌人看待。园户竟迫害他们,将他们杀了。后来,上帝再差遣别的使者去,结果他们所遭受的待遇竟和先前的一样,而且园户们所表示的仇恨反倒比以前更为顽强了。

上帝以差遣他自己的儿子作为最后的策略,说:“他们必尊敬我的儿子。”可是他们的反抗已经使他们满怀毒恨,他们便彼此商议说:“这是承受产业的,来吧!我们杀他,占他的产业。”这样,我们就可以享有葡萄园,随意取用所产的果子了。

犹太的官长们不爱上帝,因此与上帝隔绝,并拒绝了他所提出的一切合理解决此事的方案。最后上帝的爱子基督来要确定园主的主权,但是园户们却用明显的轻蔑态度对待他,说:我们不愿意这个人来管理我们。他们忌恨基督品格的优美。他教导人的方法远比他们的优越,而且他们也惟恐他成功。他规劝过他们,揭露了他们的假冒为善,并向他们指出他们的行动所必有的后果。这就使他们恼羞成怒了。在他们所无法制止的谴责下,他们感到痛心了。他们恨恶基督所不断提到的正义的崇高标准。他们看出他的教训暴露了他们的私心,于是决意要杀死他。他们痛恨他那信实和虔诚的榜样,以及他一切行为所表现的高尚灵性。他的整个人生成了他们自私的一种责备;所以及至最后的考验,就是那要决定他们或顺命以致永生,或违命以致永死的考验临到时,他们竟拒绝了以色列的圣者。当彼拉多让他们在基督与巴拉巴之间作选择时,他们却喊叫说:“释放巴拉巴给我们。”(路23:18)彼拉多问道:“这样,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他们激烈地喊叫:“把他钉十字架。”(太27:22)彼拉多又问:“我可以把你们的王钉十字架吗?”祭司和官长便回答说:“除了该撒,我们没有王。”(约19:15)当彼拉多在众人面前洗手时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祭司们和无知的群众在感情冲动之下同声喧嚷着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太27:24,25)

犹太的首领们就这样作了他们的选择。他们的决议便记录在约翰所看见的握在坐宝座者的手里那无人能展开的书卷中。将来在犹太支派中的狮子展开那书卷的日子,这决议将要带着原来那种狠毒的仇恨出现在他们面前。

犹太人常怀存着一种观念,就是自认他们是天之骄子,所以他们必永远被高举为上帝的教会。他们声称自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所以对于自己的繁荣昌盛有非常确切的把握,甚至天不怕地不怕,认为谁都不能把他们的权利夺去。但实际上他们正因自己不忠实的生活而在准备受上天的谴责,并与上帝分离了。

基督在葡萄园中的比喻中,向祭司们描绘了他们罪大恶极的行为之后,便向他们发了这个问题:“园主来的时候,要怎样处治这些园户呢?”祭司们很感兴趣地正聆听这个故事,他们一时并没有想到这个题目与他们有什么关系,便和众人同声回答说:“要下毒手除灭那些恶人,将葡萄园另租给那按着时候交果子的园户。”

他们在无意之中已经宣判了自己的命运。于是耶稣看着他们,在他那洞察人的目光之下,他们知道他看到了他们心中的一切秘密。这时他的神性以明白无误的能力向他们闪耀了。他们看明比喻中的园户就是他们自己的写照,于是不能自已地惊叹道:“这是万不可的!”

基督严肃而遗憾地问道:“经上写着: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所以我告诉你们:上帝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谁掉在这石头上,必要跌碎;这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

如果犹太人肯接受基督,他便能防止犹太国的恶运。可是猜忌和嫉妒的心竟使他们仇恨到底。他们坚决不肯接受拿撒勒的耶稣为弥赛亚。他们既拒绝了世上的光,此后他们的生活就要为那如午夜般的黑暗所笼罩。预言的厄运终于临到了犹太国。他们自己那凶狠而不受约束的情感就造成了他们的败亡。他们在自己盲目的狂怒之下,竟自相残杀了。他们那种叛逆顽梗的傲慢,也招惹了那征服他们的罗马当局的忿怒。结果耶路撒冷城毁坏了,圣殿沦为一片废墟,它的遗址竟像一块田那样地被人耕种。犹大的子孙在最残酷的死状下灭亡了。千万的犹太人被卖到外邦国家去充当奴隶。

犹太民族就其全体来说,未能遵行上帝的旨意,故此那葡萄园就从他们手里被夺去了。他们所滥用的权利和他们所疏忽的圣工,也转交给别人了。

今日的教会

葡萄园的比喻不单是应用在犹太国的,其中也有给予我们的教训。上帝已将上好的权利和福分赋予现今的教会,因此他也指望得着相当的报答。

我们是用重价赎回来的。因此惟有根据赎价的重大,我们才能想象到它的结果。就在这个地上━━在这个被上帝儿子的泪和血所滋润的地上,要结出乐园的佳果来。上帝圣言的真理要在他子民的生活上显为荣耀而尊大。基督要藉着他的百姓彰显他自己的品德和他国度的原则。

撒但设法要破坏上帝的工作,因此他不住地怂恿人接受他的主义。他声称上帝的选民是一班受了迷惑的人。他是控告弟兄的,而且他控告的权力特别要以行公义的人为对象。主渴望藉着他百姓表现遵守正义原则的结果,藉以反驳撒但的控告。

这些原则必须表现在基督徒个人的身上,在家庭里,在教会中,以及在为上帝圣工而设立的每一个机关中。这一切都应作为造福人群的表象。他们要作为福音真理救人之能力的象征。这一切都是从上帝所用以实现他对人类之伟大旨意的媒介。

犹太国的首领们虽因他们壮丽的圣殿和其中隆重的宗教礼仪而自豪;但却缺少上帝的公义、怜悯和慈爱。圣殿的荣美、宗教仪式的豪华,并不能使他们得蒙上帝的悦纳,因为他所看中的唯一祭物,他们没有奉献。他们没有将忧伤痛悔的灵献给他。何时上帝国度的基本原则一丧失,则宗教的礼仪就变为繁文缛节了。当人疏忽品格的造就,缺少心灵的修养,而且忽视虔诚的简朴时,则骄傲而喜好炫耀的心理便强求宏伟的教堂,华美的装饰,和动人的礼节。但这一切并不能荣耀上帝。这种由虚伪礼节和外表炫耀所组成的时髦宗教,并不是他所悦纳的。其中的崇祀也不能唤起天上使者的反应。

教会在上帝的眼中乃是极为贵重的。他的重视教会,并非因为它表面上的优越,乃是因为它具有一种与世界完全不同的真诚敬虔。他乃是根据教友对于基督的认识所有的长进,以及他们属灵经验的进度而评定教会价值的。

基督渴望从他的葡萄园中收取圣洁和不自私的果子。他寻求仁爱和良善的原则。那些作基督代表之人所要表现的性情与品格的美,乃是一切艺术的美所不能比拟的。惟有那萦绕着信徒性灵的恩惠的气氛,以及圣灵在人心意上所作的运行,才能使他成为活的香气叫人活,并使上帝能赐福与他的工作。

一个教会可能是国内最贫穷的。它也许没有任何足以吸引人注意的外观;但如果其中的分子具有基督品德的原则,他们的心中就必拥有他的喜乐。天使也要参与他们的崇拜。那出自感恩之心的颂赞和称谢,必如馨香之祭升达上帝面前。

主甚愿我们述说他的良善,传扬他的大能。他能从颂赞和感恩的言词中得到尊荣。他说:“凡以感谢献上为祭,便是荣耀我。”(诗50:23)古时以色列人行经旷野的时候,常用圣诗赞美上帝。主的诫命和应许都被配上了音乐,而由这些长途跋涉的旅客们沿途歌唱。后来,当他们在迦南地聚集举行圣筵时,仍要重述上帝的奇妙作为,并要奉他的名献上感谢。上帝渴望他百姓的一生要成为颂赞的生活。这样,“好叫世界得知”他的道路,“万国得知”他的救恩。(诗67:2)

现今也当如此。世人都在敬拜假神。要使他们转离虚假的崇拜,并不是藉着谴责他们的偶像,而是要给他们看到一些更好的事物。要使他们认识上帝的良善。“所以耶和华说:你们是我的见证,我也是上帝。”(赛43:12)

主甚愿我们重视那伟大的救赎计划,体会到我们身为上帝儿女的崇高权利,并以衷心的感谢、顺服,在他面前行事为人。他要我们有新生的样式,每日快乐地事奉他。他渴望见到我们因名字写在羔羊的生命册上,并因我们能将一切的忧虑卸给那位顾念我们的主,而从心底涌出感恩的热忱来。他叫我们欢喜快乐,因为我们乃是主的产业,因为基督的义就是他圣徒洁白的衣袍,并且因为我们有救主快来的洪福之望。

全心全意的真诚颂赞上帝,也和祈祷一样是一种义务。我们要向世人和天上的众使者表现我们珍视上帝对于堕落人类之奇妙的爱,并表明我们指望从他无限的丰盛中领受多而又多的福惠。我们需要照我们所作的更多讲述自己经验中的宝贵记录。尤其是在得蒙圣灵的特别浇灌之后,我们若述说主的良善和他为他儿女所有的奇妙作为,我们在主里面的喜乐以及我们在他工作上的效能就必大大增加。

这种种的实行能击退撒但的势力,能驱除抱怨和诉苦的心意,并使那试探者败退。这一切也有助于培养地上居民配住在天上居所中的各种品德。

这样的一种见证也能在别人身上发生影响。在领人归向基督的工作上,再没有什么方法较此更为有效的了。

我们要以明确具体的服务来颂赞上帝,要尽我们所有的力量去增进他名的荣耀。上帝将他的恩赐分给我们,乃是要我们也能转施予人,藉此使世人认识他的品德。在犹太教的制度下,礼物和祭物乃是对上帝的崇拜中所必不可少的部分。以色列人受教将自己收入的十分之一献为圣所崇事之用。除此之外,他们还要带来赎罪祭、乐意捐和感恩捐。这些都是用来维持当时福音工作的。上帝对于我们的希望并不低于古时对他百姓的希望。救灵的大工必须继续推进。他在十分之一以及礼物和捐献上,已经为这工作有了安排。他定意要用这种方法来维持传福音的工作。他指定十分之一为他自己的,因此我们当始终把它看为一种神圣的准备金,放在他的府库里,为推进圣工而用。上帝也要我们奉献乐意捐和感恩捐。这一切都要专供将福音传遍地极之用。

为上帝服务也包括了个人的工作。我们都要藉着个人的努力与他合作去拯救世人。基督的使命:“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乃是向他的每一位信徒说的。凡蒙选要度基督化生活的人,也受命要为拯救同胞而工作。这样,他们的心必与基督的心一致跳动。他渴望救人的心愿也必彰显在他们身上。固然不是人人都能在工作上占有相同的地位,可是人人都各有地位和当作之工。

在古时,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谦卑而明智的摩西,以及多才多艺的约书亚,都参加了上帝的圣工。米利暗的音乐,底波拉的勇敢和虔诚,路得的孝顺,撒母耳的听命与忠贞,以利亚的严肃和恳挚,以及以利沙的柔和服人的感化力━━这一切都是需要的。照样,在今日凡蒙上帝恩宠的人,也当以实际的服务来作为响应;要善用每一种恩赐来推进他的国度,并增进他名的荣耀。

凡接受基督为个人救主的人,必须在生活上表扬福音真理及其救人的能力。上帝既然提出了条件,他也必为履行条件而作准备。我们靠着基督的恩典,足能达成上帝的每一项要求。天国所有的财富都要藉着上帝的百姓显明出来。基督说:“你们多结果子,我父就因此得荣耀,你们也就是我的门徒了。”(约15:8)

上帝宣称全世界为他的葡萄园;如今虽然落在霸占者的手中,但仍是属于上帝的。他的所有权非但根据创造,也根据救赎。因为基督曾经为了这个世界作过牺牲。“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约3:16)其它的各种恩赐也都是因这一恩赐而赠与世人的。整个世界每天都从上帝那里领受福惠。那降与我们这不知感恩的人类身上的每一滴雨水,每一线阳光,以及每一片树叶,每一朵花,和每一个果实,无不证明上帝的恒忍和他的大爱。

世人怎样答谢了这位伟大的施予者呢?世人对上帝的要求作何反应呢?大多数的人是在献身为谁服务呢?他们在事奉玛门。他们的目标乃是属世的财富、地位和享乐。财富的获得乃是由于夺取,不只夺取了别人的,也抢夺了上帝的。世人正利用他的恩赐来满足自己的私心。凡他们所能取得的一切,都要用为满足自己的贪心和自私的享受。

现今世界的罪也就是那在古时使以色列招致灭亡的罪。对上帝忘恩负义,忽视良机和福惠,将上帝的恩赐据为已有━━这一切就是招致忿怒临到以色列人的罪行;也正要为今日的世界带来灭亡的灾祸。

当基督立在橄榄山上眺望那蒙选的城市时,他所流的眼泪不仅是为了耶路撒冷。他在耶路撒冷的命运中也看到了世界的毁灭。

“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叫你的眼看不出来。”(路19:42)

“你在这日子。”这日子行将终了。恩典和权利的时期即告结束。报应的乌云已经密布了。凡拒绝上帝恩典的人将陷于迅速而不可挽回的沦亡中。

然而世人都在昏睡中。他们不知道那眷顾他们的时候。

在危机中,教会在哪里呢?其中的教友是否迎合上帝的要求?他们有没有履行他的使命,并向世人彰显他的品德?他们有没有唤起同胞注意那恩慈的最后警告?

世人正处于危险之中。千万的群众行将沦亡。可是那自称是基督门徒的人却很少为这些人担心。世界的命运正系于千钧一发之际,然而这事犹不足以感动那些自称相信那传给人类的最广博之真理的人。现今缺少的乃是爱,就是那促使基督离开天庭,并取了人性,为要以人性接近人性,然后使人性就近神性的爱。上帝的百姓已染患了麻疯瘫痪病,以致阻碍了他们领悟当前的任务。

当以色列人进入迦南时,他们没有遵照上帝的旨意去占据全地。他们在局部征服之后,随即安定下来坐享他们胜利的果实。在不信和贪图安逸的心情中,他们便在那已征服的地区集中起来,而不向前推进占领新的疆域。这样他们就开始远离上帝了。他们既没有遵行他的旨意,就使他不能实现他赐福的应许。今日的教会岂不是犯了同样的错误吗?虽然当前全世界都需要福音,但许多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却聚集在一起,为要使自己享受福音的权利。他们并不感觉有占领新的地区,以便将救恩的信息传到远方的需要。他们拒绝达成基督的使命:“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难道他们的罪比犹太教会的罪还轻吗?

自称跟从基督的人如今正在全天庭面前受审判,但他们热忱的冷淡以及为事奉上帝之努力的微弱,都显明他们的不忠心。如果他们目前所作的确已竭尽所能了,他们就不至于被定罪。但他们若真在工作上用心,就必能有更多的成效。他们已经大大丧失了舍已和背起十字架的精神,这是他们自己所知道,也是一般世人所知道的。在天国的案卷中,许多人的名下要发现有如下的罪状写着:这是消费者,不是生产者。许多徒负基督之名的人竟遮蔽了他的荣耀,蒙住了他的华美,辱没了他的令誉。

有许多人的名字虽然记在教会的名册上,但他们却不在基督的统治之下。他们不听从他的指示,也不作他的工。故此他们实际上乃是在仇敌的控制之下。他们既不积极行善,就必因而为害甚大。他们的影响并不是活的香气叫人活,而是死的香气叫人死。

主说:“我岂不因这些事讨罪呢?”(耶5:9)以色列人既未实现上帝的旨意,因此便被弃绝,于是上帝的呼召就传给了其它民族。如果这些人也证明是不忠心的话,他们岂不也要同样的被弃绝吗?

在葡萄园的比喻中,基督所宣告有罪的乃是园户。他们就是那不肯将主人园地所出产的果子归还他的人。在犹太国,那因误导百姓而强夺了上帝所要求之服务的,乃是祭司和教师们。那使全国离弃基督的也就是他们。

基督提出了那未曾搀合人的遗传之上帝的律法,作为顺服的伟大标准。这一点惹起了拉比们的仇恨。他们曾重视人的教训过于上帝的话语,并使众人偏离他的典章。他们不肯放弃人所制定的命令,而顺从上帝圣言的要求。他们也不愿为真理的缘故牺牲理智的骄傲和世人的称赞。当基督来将上帝的要求告诉全国人民时,祭司和长老们竟否认他有权干预他们和百姓之间的事。他们不肯接受他的责备和警告,于是他们便着手使群众反对人,设谋将他除灭。

对于拒绝基督的事,以及后来的结果,他们必须负责。通国的罪恶和国家的灭亡,乃是这些宗教首领们所造成的。

今日岂不是也有相同的势力在发动吗?在身为主葡萄园之园户的人中,岂不是也有不少正在步犹太领袖们的后尘吗?现代的宗教教师们岂不是在使人偏离上帝圣言中明确的要求吗?他们岂不是非但不教训人遵守上帝的律法,反而教训他们去违犯吗?许多教堂的讲台上都有人教训众人说:上帝的律法在他们身上并没有约束之权。人的遗传、规条和习惯反倒被高举了。他们因享有上帝的恩赐而养成了骄傲自满,但对上帝的要求却置若罔闻。

人在废除上帝的律法时,并没有认识这事的意义。上帝的律法乃是他圣德的写真。它具体地表现了他国度的原理。那不肯接受这一切原理的人,乃是将自己置于他福惠的通路之外。

那摆在以色列人面前之光荣的可能性,惟有藉着顺从上帝的诫命方得实现。如果我们想得着这同样高尚的品格和丰满的福份━━就是身体心灵方面的福份,家庭与田园的福份,以及今生和来世的福份━━其唯一的方法也是藉着顺从。

灵界也和自然界一样,结果子的条件乃是顺从上帝的律法。所以人若教训别人不顾上帝的诫命,便是阻止他们结出果子来荣耀他;这也就是犯了扣留主葡萄园果实的罪。

上帝的使者奉主的命而来。他们要我们顺从上帝的话,正如基督所行的一样。他们提出他向人索取葡萄园果子━━就是仁爱、谦卑和自我牺牲的果子的要求。可是,岂不是有许多园户却怒气大作,好象犹太的领袖们一样吗?当上帝律法的要求向众人宣明时,这些都是岂不是尽力设法叫人加以拒绝吗?上帝称这样的教师为不忠心的仆人。

上帝对古代以色列人所说的话,对于今日的教会和教会的领袖也含有严肃的忠告。主论到以色列人说:“我为他写了律法万条,他却以为与他毫无关涉。”(何8:12)他也对祭司和教师们说:“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敢必弃掉你。……你既忘了你上帝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上帝的警告难道要充耳无闻地任其过去吗?服务的机会难道要不予利用而白白放过吗?世人的嘲笑,理智的骄傲以及对于人的风俗与遗传的依从,难道要阻止自认为跟从基督的人不为他服务吗?他们难道也要拒绝上帝的话,好象犹太的领袖们拒绝基督一样吗?以色列人犯罪的结果已摆在我们眼前,试问:今日的教会是否愿意接受警告呢?

“若有几根枝子被折下来,你这野橄榄得接在其中,一同得着橄榄的肥汁。你就不可……夸口,……他们因为不信所以被折下来;你因为信所以立得住。你不可自高,反要惧怕,上帝既不爱惜原来的枝子,也必不爱惜你。”(罗11:17-21)

点击下载@隐藏的珍宝23: 葡萄园和园户(文件大小: 32.9 MB|下载次数: 207)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