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愿望24: 这不是木匠的儿子吗

基督在加利利传道虽较为顺利,但总有一层阴影笼罩着:拿撒勒人拒绝了他,说“这不是木匠的儿子吗?”(太13:55)

在童年和青年时期,耶稣曾和弟兄们在拿撒勒的会堂里做礼拜。他开始传道后,就离开了他们,但他们未尝不知道他所经历的事。这次耶稣重回故乡,就引起他们极大的注意和希望。拿撒勒人的面孔是耶稣从小就熟悉的。他的母亲、弟兄、姐妹也都在那里。耶稣在安息日进了会堂,坐在敬拜者中间,众人的眼目都望着他。

照安息日礼拜的惯例,会堂的长老要宣读先知书,勉励众人仍要盼望弥赛亚来解除一切压迫,建立荣耀之国。长老又列举种种证据来使听众相信,弥赛亚降临的日子已近。又对弥赛亚来时的荣耀形容一番,特别着重弥赛亚要率领大军来拯救以色列民的想法。

会堂中若有一位拉比在座,就应由他讲道。而宣读先知书的事,则可由任何一位以色列人担任。在这个安息日,耶稣应邀参加礼拜的仪式,“站起来要念圣经。有人把先知以赛亚的书交给他”(路4:16,17)。他所读的经文被公认为预指弥赛亚的一段话:

“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上帝悦纳人的禧年。”

耶稣“于是把书卷起来,交还执事……会堂里的人都定睛看他。……众人都称赞他,并希奇他口中所出的恩言。”(路4:20-22)

耶稣站在众人面前,作为有关他自己的预言的一个活注解。他解释所读的经文说:弥赛亚是受压制之人的拯救者,是被掳之人的释放者,是患病之人的医治者;使瞎眼的人重见光明,并将真理之光昭示世人。当时耶稣那种感人的风度和言词的重要寓意,使听众被一种从未感受过的能力所激励。来自上帝的影响如一股洪流冲破了一切障碍;众人像摩西一样,看见了那看不见的主。他们受了圣灵的感动,就热诚地连呼“阿们!”并颂赞耶和华。

但是耶稣一宣布:“今天这经应验在你们耳中了。”他们就突然转而想到自己,以及这位发言者对他们身份所作的声明。他们是以色列、亚伯拉罕的后裔,竟被耶稣说成是奴隶,是在恶势力下期待拯救的囚犯,是处在黑暗之中,需要真理之光的人;他们觉得受到侮辱,便起了反感。耶稣所说,他要为他们做的事,根本不符合他们的希望。他们深怕自己的行为要被审查得太仔细了。他们虽然严守外表的仪式,却怕受耶稣锐利目光的洞察。

他们问道:这耶稣是谁?这个将弥赛亚的荣耀归给自己的,是木匠的儿子。他和他父亲约瑟都是做木匠的。大家都见过他在山地上上下下操劳,熟知他的生活和工作,也认识他的弟兄和姐妹,是看着他长大的。他的生活虽然毫无瑕疵,但他们却不肯相信他就是上帝所应许的那一位。

耶稣关于新国度的教训,与他们从长老那里听来的是多么不同啊!耶稣并没有提到要拯救他们脱离罗马。他们听见过他所行的奇事,并希望他用这种权能来谋求他们的利益,但他们看不出耶稣有这种意图。

他们既开始产生疑念,刚才暂时受了感动的心,就变得更刚硬了。撒但决意要使瞎眼的在那天见不到光明,被捆绑的心灵得不到释放。他用全副精力使他们固执不信。他们虽然已受感动,觉悟到这是他们的救赎主,结果还是抹煞了那刚才赐给他们的凭证。

但现在耶稣要揭穿他们心中隐秘的意念,藉以证明自己的神性。耶稣对他们说:“你们必引这俗语向我说:‘医生,你医治自己吧!我们听见你在迦百农所行的事,也当行在你自己家乡里。’”又说:“我实在告诉你们:没有先知在自己家乡被人悦纳的。我对你们说实话:当以利亚的时候,天闭塞了三年零六个月,遍地有大饥荒。那时,以色列中有许多寡妇,以利亚并没有奉差往她们一个人那里去,只奉差往西顿的撒勒法一个寡妇那里去。先知以利沙的时候,以色列中有许多长大麻风的,但内中除了叙利亚国的乃缦,没有一个得洁净的。”(路4:23-27)

耶稣讲说先知生活中的事迹,来对付听众的疑问。上帝不让他所拣选做特别事工的仆人,去为一班顽梗不信的人服务,却让那些易受感动、具有信心的人,享有特别的恩泽,得从先知那里领受上帝能力的凭据。在以利亚的时候,以色列人已远离上帝。他们依恋罪恶,拒绝圣灵藉着上帝使者所发的警告。这样,他们就自绝于上帝恩典的泉源。耶和华越过了以色列的众多家门,而在异邦之地,一个非选民的妇人家里,替他的仆人找到一个避难所。这妇人所以蒙恩,是因为她已经实行她所明白的一点真光,并向上帝藉先知给她的更大亮光敞开了心门。

以利沙的时候,以色列中的麻风病人都被越过,也是为了这个缘故。但异邦的大臣乃缦,曾凭良心行事,并感觉自己十分需要帮助。他的这种心境,有利于领受上帝的恩赐。所以他不但麻风得了洁净,而且还得到了认识真神的福气。

我们在上帝面前的地位,不取决于领受了多少亮光,而在于如何运用已有的亮光。如此看来,凡不认识上帝的人,若根据自己分辨是非的能力,选择正道而行,他们的景况倒胜过那些充分明白真理、自称侍奉上帝,却言行不一、无视真光的人。

耶稣在会堂里向听众所讲的话,击中了他们自以为义的病根,使他们觉悟到自己已经远离上帝,并已丧失做他子民的资格的惨痛事实。耶稣的话揭露了他们的真相,字字犹如利刃穿心。于是,他们反而轻视耶稣在他们心中才引起的信心,不愿承认出身贫寒的耶稣实非凡人。

他们因不信而生出恶毒之心,就被撒但控制来反对救主,向他怒吼。耶稣的使命本来是救治与复兴,他们既背离了他,就表现出那“毁灭者”的性格了。

耶稣一讲到外邦人蒙恩的事,就激起了听众激昂的民族自尊心。众人狂呼乱叫,把耶稣的声音掩没了。这些人素来因遵守律法而自豪,而如今他们的偏见一受冲击,竟要杀人了。会众乱了,他们下手拿住耶稣,把他逐出会堂,撵到城外,都恨不得要除灭他。他们把他拥到一个悬崖的边上,要推他下去。呐喊咒骂,声震于天。有些人正要拿石头打他,但他忽然不见了。那些曾在会堂里不离耶稣左右的天使,在这众怒汹汹之际,仍然与他同在。天使把他隐藏了起来,脱离仇敌的手,引他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古时天使也曾这样保护罗得,领他安然逃出所多玛城。天使也曾这样在山上的一座小城中保护以利沙。当亚兰王的兵马布满山头,围困那城时,以利沙看见就近的山坡上布满了上帝的天兵火车、火马,围绕着耶和华的仆人。

历代以来,天使都是这样紧随着基督忠实的门徒。全数邪恶的群魔摆出阵势,向一切想要得胜的人发动攻势;而基督要我们“顾念所不见的”,看到天上的军兵在一切爱上帝的人四围安营,搭救他们。天使的手已救了我们脱离多少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危险,我们永远不得而知,直到将来在永恒的岁月中,我们看明上帝的美意时,才能明白。到那时,我们才会知道:天上的大家庭如何关怀我们这地上的家庭;并且得知:从上帝宝座那里来的使者,如何天天跟着我们的脚踪保佑我们。

耶稣在会堂里念先知书的时候,略过了一句有关弥赛亚工作的最后特征。他念了“报告耶和华的恩年”之后,把“我们上帝报仇的日子”一语略过去了(见赛61:2)。这句话与前面的许多话一样真实。耶稣不读这句话,并不是否认其真理。但它是听众乐于强调,希望实现的。他们一贯向外邦人宣告责罚,却不知自己的罪比他们还重。他们不愿外邦人获得怜悯,殊不知自己倒是最需要怜悯的人。那一天,耶稣在会堂里站在他们中间时,正是他们接受上天呼召的大好时机,那位“喜爱施恩”(弥7:18)的主,巴不得能救他们脱离其罪所招致的败亡。

但耶稣在没有再次呼召他们悔改之前,不忍心丢弃他们。他在加利利的工作将近结束时,再次访问了儿时的家乡。自从他第一次在本乡遭到拒绝以来,他传道和行神迹的名声,已传遍加利利全地。这时再没有人能否认耶稣掌有超越凡人之上的权能。拿撒勒人都知道,他周游四方行善事,并医好凡被撒但压制的人。在他们附近,整村整村里都不再有病痛的呻吟,因为有耶稣从那里经过,把所有的病人都治好了。耶稣的一举一动所显的恩慈都证明,他是上帝所膏的那一位。

当拿撒勒人再度听到耶稣讲话时,他们又受到了圣灵的感动。但他们还是不肯承认,这个在他们中间长大的人与他们不同,比他们伟大。回忆往事,旧恨难消。他们记得上一次耶稣自称是上帝所应许的那一位时,实际上否认了他们作为以色列人的地位。因为他已表明,他们还不如异邦男女那样该得上帝的恩待。因此,他们虽然发问,“这人从哪里有这等智慧和异能呢?”却不肯接受他为上帝所膏的基督。正因为他们不信,救主就不能在他们中间行许多奇事;只有几个人虚心领受他的恩典。耶稣无奈只得离开拿撒勒,永不再回去了。

拿撒勒人因一次的不信,就一直被不信所控制了。犹太公会和全国的人也是如此。上自祭司,下至平民,他们第一次拒绝圣灵能力的显现,就成了他们败局的开始。为要证明自己先前拒绝基督是对的,他们便继续不断地无端指责基督的言论。他们对圣灵的拒绝,导致了髑髅地的十字架、耶路撒冷的毁灭和犹太人流离于天下。

基督多么渴望向以色列人打开真理的宝库啊!可惜他们灵性的失明是那么严重,甚至基督无法将天国的真理指示他们。上天的真理等待他们领受,他们却死守着自己的教条和无用的仪式不放。生命之粮就在手头,他们却花钱去买糠秕和麸屑。他们为什么不殷勤查考上帝的圣经,看看自己有没有错误呢?旧约圣经对基督的工作早有清楚详细的预述,耶稣自己曾屡次引用先知的话,并宣布说:“今天这话应验在你们耳中了。”他们若能诚诚实实查考圣经,用上帝的话来检验自己的理论,耶稣就不必为他们的死不悔改而哀哭了;也不必说:“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路13:35) 他们本来可以熟悉那证明他是弥赛亚的凭据;那毁灭他们雄伟之城的惨祸本来也是完全能避免的。可惜犹太人的心胸已因无理的偏见而变得狭窄,基督的教训显明他们品格上的缺欠,并劝他们悔改。如果他们接受他的教训,就必须改变自己的习惯,放弃原有的欲望。他们若要得上天的褒奖,就必须牺牲人世的尊荣。若要听从这位新兴拉比的教诲,就必须违背当时大思想家和教师们的主张。

真理在基督的时代不受欢迎,在现今时代一样不受欢迎。自从撒但用寓言传说引人自高自大,厌弃真理以来,真理就一直不受欢迎。我们现今岂不是要应付许多在上帝圣经中没有根据的理论和学说吗?世人固执这些谬论,正如从前犹太人死守他们的遗传一样。

犹太领袖们充满了灵性的骄傲。他们专求自己荣耀的心,甚至在圣殿的礼拜中也有所表露。他们喜爱会堂里的高位,喜爱人在街上问他们安,高兴听人用他们的头衔来称呼他们。如此,真正的虔诚既渐渐衰落,他们就更加热衷于遗传和仪式了。

因为他们的理解力已被私心的偏见所溟蒙。他们总认为基督那令人服罪之言论的能力同他卑微的地位不相符。他们不能领会,真正的伟大不需要外表的炫耀。他们认为这个人的贫穷和他自称是弥赛亚,根本不相称。他们议论说,如果他真是弥赛亚,何以如此质朴而不求显达呢?他若不用兵力,他们的民族还能有什么出头之日?那希冀已久的权柄和荣耀将如何到手而使万民归顺呢?祭司们岂不是说以色列必将统治全地吗?难道这些宗教界的大教师都错了吗?

然而犹太人之所以拒绝耶稣,不仅是因为他的生活没有外表的荣华,还因为耶稣是纯洁的,而他们自己是污秽的。耶稣住在人间,是一个纯洁无瑕的榜样。他那无可指责的人生发出光来,照入人心。他的真诚显明他们的虚伪,揭穿他们敬虔的伪装,暴露了他们卑劣本性中的罪恶。这种光是他们不欢迎的。

倘若基督叫人尊重法利赛人,又恭维他们的学问和敬虔,他们就必欣然拥戴他。但他竟说天国的恩惠是普施万民的,这是他们不能容忍的道理。他们的行为和教训,从来没有令人感到侍奉上帝是值得羡慕的。当他们看见耶稣向他们所痛恨、所排斥的人施恩时,高傲的心就产生了最卑劣的情感。他们曾夸耀说:在“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启5:5) 的领导之下,以色列必升到万国之上。然而,他们宁愿让这种盼望归于幻灭,却不能忍受基督对他们罪恶的申斥,也受不了他们在他纯洁的生活面前所感到的谴责。

点击下载@历代愿望24: 这不是木匠的儿子吗(文件大小: 7.9 MB|下载次数: 89)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