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愿望28: 利未马太从税吏到门徒

在巴勒斯坦地区,罗马官吏中,最为人切齿痛恨的莫过于税吏了。他们向犹太人征收的捐税,常使犹太人想到自己失去了独立国的地位,因而极其愤恨。同时,税吏不仅是罗马人压迫他们的工具,而且还私自勒索敲诈,榨取民众的血汗来肥己。故此,一个犹太人若做了罗马人的税吏,就被视为卖国贼和离道反教的叛徒,属社会的渣滓。

利未马太就是这一等人,当基督在革尼撒勒呼召了四个门徒之后,马太竟成了第五个蒙召参加基督工作的人。法利赛人曾根据马太的职业来断定他的为人;但耶稣看出他有一颗乐意领受真理的心。马太曾听过救主的教训;当他受到圣灵感动,觉悟自己有罪时,他切望求得基督的帮助。但由于他已受惯了拉比们的排斥,所以想不到这位大教师会看上他。

有一天,马太坐在税关上,看见耶稣向他走来。听见耶稣对他说:“你跟从我来!”心中大为惊异。

立时,他“就撇下所有的,起来跟从了耶稣。”没有犹豫,没有疑虑,也不考虑丢了收入丰厚的美差去过一种贫寒艰苦的生活。只要能与耶稣同在,能听他的教训,参加他的工作,马太就心满意足了。

耶稣以前所召的门徒都是如此。当耶稣吩咐彼得和他的同伴跟从他时,他们立刻舍了船,撇下网,跟从了他。这些门徒中有的还有亲友要靠他们供养。但当他们接受救主的呼召时,都是毫不迟疑的;也没有问:我将如何生活呢?怎样维持我的家庭呢?他们顺从了主的呼召。后来耶稣问他们:“我差你们出去的时候,没有钱囊、没有口袋、没有鞋,你们缺少什么没有?”他们能以亲身经历的事实回答说:“没有。”(路22:35)

安得烈和彼得是穷人,而马太是个财主。然而他们所受的考验是一样的;所表现的献身诚意也相同。正在他们成功的时候,在网中满了鱼,旧生活的吸引力最强的时候,耶稣却叫那两个海边的门徒撇下一切,来为福音工作服务。照样,每个跟从主的人也必须经过考验,要让属世利益的欲望同跟从基督的心愿相比,看究竟哪一个最强。

公义的原则总是要求严格的。上帝的工作若不是全心全意地去做,就不能成功。人必须以认识主耶稣为至宝,而将万事看作粪土。若不肯毫无保留地把自己完全献上,就不配做基督的门徒,更谈不上与他同工了。人若能领略救恩的伟大,就必在他们的生活中表现出基督自我牺牲的精神。基督无论领他们到哪里,他们都必欣然跟从。

基督召马太,引起了很大的震惊。身为宗教教师者,竟拣选一个税吏做近身弟子,这完全违反了当时宗教、社会和民族的惯例。于是,法利赛人想以此来激起民众的成见,转移舆论的潮流来反对耶稣。

这事在税吏同僚中也引起了普遍的注意。他们的心转向了这位神圣的教师。马太做了主的门徒,心中很是喜乐,并渴望带以前的同事到耶稣面前来。他在家里摆设筵席,邀请亲友一同坐席。被请的人不但有税吏,还有许多声名狼藉、为乡里的正派人士所唾弃的人。

马太设筵,为表明自己对耶稣的尊敬;耶稣毫不犹豫地领了他的厚意。他明知这事会触犯法利赛人,同时也会影响众人对他的看法。但耶稣行事决不为众人的意见所左右。在他看来,外表的身份算不得什么。他所看中的是一个渴慕生命的灵魂。

耶稣作了税吏席上的贵宾,他那热情和善的态度显明他尊重每个人的人格,而大家也就不愿辜负他的信任和期望了。他的话落在他们干渴的心田里,带来赐福惠和生命的能力。新的意愿被唤醒,在这些被社会唾弃的人面前,出现了重新做人的可能。

在类似这样的集会中,有不少人因救主的教训受了感动,而在耶稣升天之后就认他为主了。当圣灵沛降时,一天之中有三千人悔改,其中有许多就是在马太的筵席上听过真理的。有些人日后也成了传福音的使者。耶稣在席间的榜样,对马太是个恒久的教训。这个被人轻看的税吏,成了个最热诚的传道人,且在自己的工作上紧紧地跟从了他夫子的脚踪。

拉比们听说耶稣去赴马太的筵席,就抓住这个毁谤他的机会,要利用门徒来达到目的设法引起门徒的成见,好从中离间他们。拉比们一贯的计策是在门徒面前批评基督,并在基督面前控告门徒;故意用冷箭射击双方的要害。这就是撒但从天庭叛变以来所惯用的手法。凡是挑拨是非、制造不和的,都是受了撒但精神的鼓励。

“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那些满心嫉妒的拉比这样问耶稣的门徒。

耶稣不等门徒开口,就自己作了回答,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经上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这句话的意思,你们且去揣摩。”“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法利赛人自称在灵性上是健全的,所以不需要医生。同时他们认为税吏和外邦人都是患灵性病、将要死亡的人。耶稣既是大医师,他的工作岂不正是要到需要他帮助的人中间去吗?

法利赛人虽然自命清高,其实比他们所藐视的人还不如。税吏们不像他们那样怀有成见,自恃自满,故此更有领受真理的可能。耶稣对那些拉比们说:“经上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这句话的意思,你们且去揣摩。”主这话说明,拉比们虽然自称能解释圣经,却并不领会圣经的真义。

法利赛人一时被驳得哑口无言,但是他们仇恨的心越发坚决了。于是他们又找来施洗约翰的门徒,煽动他们来反对救主。这些法利赛人并未承认施洗约翰的使命,他们曾讥讽他那节制的生活、俭朴的习惯和粗陋的衣着,并说他是个宗教狂。因施洗约翰曾申斥他们的伪善,所以他们就抵制约翰的话,并设法煽动众人反对他。上帝的灵曾在嘲笑约翰的人心中运行,使他们觉悟自己的罪。然而他们拒绝了上帝的劝戒,并宣称约翰是被鬼附着的。

现在耶稣来与众人相处,和他们一同坐席,法利赛人却说他是好吃好喝的人。其实,这样诬蔑他的人自己正犯了这种罪。撒但诬蔑上帝,将自己的种种罪恶归咎于上帝。这些恶人对主的使者也是如此。

法利赛人不考虑耶稣之所以与税吏等罪人同桌吃饭,是要把天上的光明带给黑暗之中的人。法利赛人不明白,这位神圣教师的每句话都是活的种子,必能发芽结实荣耀上帝。他们已决心不接受真光。从前他们曾拒绝施洗约翰的工作,现在却来拉拢约翰的门徒,希望得到他们的合作来反对耶稣。他们指责耶稣无视古人的遗传,并用施洗约翰严肃的虔诚来反衬耶稣与罪人一同吃喝的行为。

那时施洗约翰的门徒,还未奉约翰差遣去见耶稣,他们无时不在忧伤。他们敬爱的夫子被囚在监牢里,使他们天天过着悲痛的日子。耶稣不设法营救约翰,又似乎推翻了约翰的教训。如果约翰是上帝所差来的,那么耶稣和他门徒的做法为何与约翰相差如此悬殊呢?

约翰的门徒不理解基督的工作。他们想,法利赛人的控告或许是有根据的。他们也遵守拉比们所定的许多规条,甚至希望藉着遵守律法称义。犹太人以禁食为积功德的行为,最严格的犹太人每周禁食两天。有一天,法利赛人和约翰的门徒正在禁食时,约翰的门徒来见耶稣,问他说:“我们和法利赛人常常禁食,你的门徒倒不禁食,这是为什么呢?”

耶稣很柔和地回答了他们。他并未争取更正他们对禁食所持的错误概念,只是要让他们认清他自己的使命。他就引用约翰从前见证耶稣时所用的比喻作说明。约翰曾说:“娶新妇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着听见新郎的声音就甚喜乐,故此我这喜乐满足了。”(约3:29)这句话,约翰的门徒是记得清楚的。于是耶稣用这比喻说:“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时候,陪伴之人岂能禁食呢?”

天上的君王如今在他子民中间,上帝最大的恩赐已经赐给世人了。穷人喜乐了,因为基督要使他们继承他的国度;富人喜乐了,因为他要教导他们如何获得永久的财富;愚人喜乐了,因为他要使他们有得救的智慧;学者喜乐了,因为他要将他们从未领悟的更高深的奥秘指示他们。救主的使命是要把创世以来隐藏的真理启示给人。

施洗约翰因见到救主而欢乐。门徒能有权与天上的大君同行、交谈,这是何等荣幸的机会啊!现在不是他们哀恸禁食的日子。他们务必打开心门接受救主荣耀的光,以便照亮一切坐在死荫之黑暗里的人。

基督所提示的是一幅光明的远景。然而在这景象之上,笼罩着一片深沉的阴影,只有基督的慧眼才能预见。他说:“但日子将到,新郎要离开他们,那日他们就要禁食。”这是说:等到门徒看见他被卖、被钉时,他们就要哀恸禁食了。耶稣在那座楼上与门徒作最后一次谈话时,对他们说:“等不多时,你们就不得见我;再等不多时,你们还要见我。……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将要痛哭、哀号,世人倒要喜乐;你们将要忧愁,然而你们的忧愁要变为喜乐。”(约16:19,20)

当基督从坟墓里出来时,他们的忧愁就变为喜乐了。基督升天之后,他本人虽不在人间,但他仍能藉着保惠师与他们同在,他们就不再过忧伤的日子了。撒但要门徒忧伤,是要给世人一种印象,以为门徒跟从耶稣,结果受骗失望了。所以门徒务要凭信心仰望天上的圣所,在那里有耶稣为他们服务。他们当打开心门让耶稣的代表圣灵进来,因圣灵的光照而得到喜乐。但困难和试探的日子必将临到。那时,他们要与世上的掌权者和黑暗之国的领袖们发生冲突,并且基督本人不与他们同在,而他们又认不出保惠师来,那么他们禁食就更为相宜了。

法利赛人严守仪式,是想藉此高抬自己,但心里却充满了嫉妒和纷争。经上说:“你们禁食,却互相争竞,以凶恶的拳头打人。你们今日禁食,不得使你们的声音听闻于上。这样禁食,岂是我所拣选使人刻苦己心的日子吗?岂是叫人垂头像苇子,用麻布和炉灰铺在他以下吗?你这可称为禁食为耶和华所悦纳的日子吗?”(赛58:4,5)

真禁食不是仅仅遵守仪式而已。圣经记载上帝认为可取的禁食,说:“我所拣选的禁食,不是要松开凶恶的绳,解下轭上的索,使被欺压的得自由,折断一切的轭吗?……向饥饿的人发怜悯,使困苦的人得满足。”(赛58:6,10)这正说明了基督工作的真实精神和性质。他的一生,完全是牺牲自己、拯救世人的一生。不论是在受试探的旷野里禁食,或是在马太的筵席上与税吏一同吃饭,他都是在舍弃自己的性命,为要拯救失丧的人。真正虔诚的表现,不在于无谓的哀恸、身体的苦修和繁多的祭物,乃在于献上自己,甘愿侍奉上帝并服务于人。

耶稣继续答复约翰的门徒,讲个比喻说:“没有人把新衣服撕下一块来,补在旧衣服上。若是这样,就把新的撕破了,并且所撕下来的那块新的和旧的也不相称。”这话是说,施洗约翰所传的道,不可与遗传和迷信联在一起。若将法利赛人的虚伪同约翰的热忱混合起来,反而使二者的差异显得更为突出。

基督教训的原理,也不能同法利赛人的形式主义联合。他不是要弥合约翰的教训所造成的裂口,而是要更清楚地显明新旧之间的差别。他进一步解释说:“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新酒必将皮袋裂开,酒便漏出来,皮袋也就坏了。”装酒的皮袋,年长日久会干燥发脆,以后不能再像原先一样使用。耶稣用这普通的例子来形容犹太领袖们的现状。那些祭司、文士和首领们已经陷于形式和遗传的成规之中。他们的心胸已变得狭窄,像耶稣比方的旧皮袋一样。他们既以守律法的宗教为满足,就不能做天上活泼真理的受托人。他们以为自己的义足以应付一切需要,故不愿在自己的宗教生活上加添什么新的成分。他们还认为,享受上帝的恩爱是他们的专利,并与他们的善行所积的功德有关。那使人生发仁爱并洁净心灵的信心,同法利赛人用人订的仪式与训戒合成的宗教,实如水火之不相容。想把耶稣的教训同旧有的遗传联合,是徒劳的事。上帝活泼的真理像发酵的酒,终必胀破法利赛人遗传的旧皮袋。

法利赛人自以为很聪明,不需要什么教导;满有公义,不需要甚么救恩;大受尊重,不需要基督那里来的尊荣了,救主就转离他们,去寻找愿意接受天国信息的人。在未受过教育的渔夫、街市上的税吏、撒玛利亚的妇人,以及爱听他讲道的平民身上,他找到了能装新酒的新皮袋。在传福音的工作上所要用的工具,就是这些乐意领受上帝真光的人;他们是上帝将真理的知识传给世人的媒介。若是上帝的子民肯因基督的恩典而成为新的皮袋,上帝就必以新酒充满他们。

基督的教训虽用新酒来代表,其实它并不是什么新的道理,而是从起初常教导人之真理的再启示。但对于法利赛人,上帝的真理已经失去原有的意义和优美。对他们来说,基督的教训句句都是新道。他们看不出其中的价值,也就不予承认。

耶稣指出谬道破坏人赏识真理、爱慕真理之心的作用:他说:“没有人喝了陈酒又想喝新的,他总说陈的好。”由列祖和先知所传给世人的全部真理,在基督的话里显出了新的美。然而文士和法利赛人不爱慕这可贵的新酒。他们若不从心灵和意念中倒空旧的遗传、风俗和习惯,就没有容纳基督教训的余地。他们紧抱死板的仪式不放,便远离了永生的真理和上帝的大能。

这就是造成犹太人败亡的原因;它也必导致今日许多人的败亡。在马太的宴席上,遭到基督责备的法利赛人所犯的错误,如今有千万人正在重犯。他们宁愿拒绝从光明之父来的真理,而不愿放弃一点私意或成见。他们靠自己和自己的聪明,而不感觉灵性上有缺乏。他们硬要靠自己建立功德来自救,及至发现得救的工作不容纳自私的成分时,就拒绝了所赐的救恩。

专靠律法的宗教,决不能引人归向基督。因为它是没有爱心、没有基督的宗教。以自称为义的精神为动机的禁食祷告,是上帝所憎恶的。他们那种严肃的礼拜聚会,例行的宗教礼节,外表的谦卑,庄严的祭礼,都证明了那行这事的人自称为义,以为自己有进天国的资格;其实这都是自欺欺人。我们靠自己的行为,永远不能换取救恩。

基督的时代如何,现今的时代也如何。法利赛人不觉悟自己灵性的贫乏,现今也有这等人。经上记着说:“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我劝你向我买火炼的金子,叫你富足;又买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耻不露出来。”(启3:17,18)信心和爱心是火炼的金子。但许多人的金子已经失光变色了。他们的财宝已经丢失了。基督的义袍他们没有穿上,他活水的泉源他们没有饮用。圣经论他们说:“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启2:4,5)

“上帝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上帝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诗51:17) 人必须消除自我,然后才能作个地地道道的耶稣的信徒。人必须完全舍己,上帝才能使他成为新造的人,新皮袋才能装新酒。基督的爱必以新的生命鼓舞相信的人。人若仰望那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主,基督的品格就必彰显在他身上。

点击下载@历代愿望28: 利未马太从税吏到门徒(文件大小: 9.5 MB|下载次数: 148)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