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愿望51: 生命的光

“耶稣又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耶稣说这话时,是在圣殿的院子里,那里正在举行住棚节的典礼。在院子当中,有两根高高的灯柱,撑着极大的灯盏。献完晚祭之后,所有的灯都点着了,灯光照耀着耶路撒冷全城。这礼节是用来记念那引领以色列人行过旷野的火柱的,也被认为是预指弥赛亚降临的。到黄昏灯光四射时,院子里呈现的是一片欢乐庆祝的景象。白发苍苍的老者、殿里的祭司、民间的官长,听到乐器的鸣奏和利未人的吟颂之声,都纷纷跳起节日的舞蹈。

民众藉着耶路撒冷的灯光,表示希望弥赛亚降临,来光照以色列。但在耶稣看来,这个景象还有更大的意义。圣殿中那灿烂的灯光怎样照耀四方,那属灵之光的光源基督,也必怎样照亮世界的黑暗。可是这个表号还不十分完全。那由他亲手安置在天空的大光,才是他使命的荣光较为适宜的象征。

早晨,当太阳刚升上橄榄山,以其夺目的光耀照在云石的宫殿上,照得圣殿墙上镶嵌的黄金也放出灿烂的金光时,耶稣指着这景致说:“我是世界的光。”

当时,听见这话的人中,有一位在多年之后,以绝妙的文辞响应着说:“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1:4,5,9) 耶稣升天之后,过了多年,彼得在圣灵光照之下写信时,也曾回忆基督用的这表号说:“我们并有先知更确的预言,如同灯照在暗处。你们在这预言上留意,直等到天发亮,晨星在你们心里出现的时候,才是好的。”(彼后1:19)

上帝向他的百姓显现时,一贯用光来作他临格的象征。起初上帝创造天地时,只说一句话,光就从黑暗中照耀出来了。以色列的大军出埃及时,光也在白天的云柱和晚上的火柱里,做他们的向导。在西奈山上,有强烈的火光,从耶和华周围发出,令人望而生畏。在圣幕的施恩座上,有光停留。在所罗门奉献圣殿时,有光充满殿宇。天使向牧羊人报告救赎的佳音时,也有光照遍伯利恒的山野。

上帝就是光。基督说:“我是世界的光。”这表明他与上帝原为一,也表明他与人类大家庭之间的关系。那从起初“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上帝”(林后4:6),就是基督。他是日月星辰之光的源头。他是在表号、象征、预言中照亮以色列人的灵光。然而,这光不是单给犹太一国的。太阳的光怎样照耀地球的每一角落,公义的日头也怎样照亮每个人的心灵。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世上固然出过不少伟大圣贤,及智力卓越、才学超群的人物,他们的言论曾启发人的思想,开拓广大的知识园地;他们曾被尊为人类的向导和福星。但还有一位远在他们之上,“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上帝的儿女。”“从来没有人看见上帝,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 (约1:12,18)我们能根据人类历史的记载,追溯历代圣贤的踪迹,但是,那“光”远在他们以先。太阳系的月亮和一切星辰,如何反射太阳的光线;照样,世上大思想家的教训,只要是符合真理的,无非是在反射那“公义的日头”的光辉。每一思想的结晶,每一知识的发现,都是从这“世界的光”那里来的。我们常听人谈起“高等教育”。其实真正的“高等教育”,乃是由“一切智慧知识,都在他里面藏着”的主所赐的。“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西2:3;约1:4) 耶稣说:“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耶稣用“我是世界的光”这一句话,来宣布自己为弥赛亚。古时年迈的西面,曾在基督后来教训人的殿里,称他为“照亮外邦人的光,又是你民以色列的荣耀。”(路2:32)在这句话里,西面把以色列尽人皆知的一段预言,应用在基督身上。圣灵借着先知以赛亚说:“你作我的仆人,使雅各众支派复兴,使以色列中得保存的归回尚为小事;我还要使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我的救恩,直到地极。”(赛49:6)人人都知道这道预言是指着弥赛亚说的。所以,当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时,众人不会不明白,他是在声明自己就是预言中所应许的那一位。

在法利赛人和官长听来,耶稣的这个声明,似乎是傲慢僭妄的话。一个与他们一样的人,竟敢作此豪语,这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他们像根本没听见他的话似的,质问耶稣说:“你是谁?”他们要逼耶稣自称是基督。这些狡猾的仇敌认为,耶稣的形像、他的工作,既然与众人所期望的是如此不同,倘若他亲口宣称自己是弥赛亚,众人就一定会当他是骗子而弃绝他。

但对他们所发“你是谁?”这个问题,耶稣回答说:“就是我从起初所告诉你们的。”(约8:25)这个问题,不仅已在他的教训上显明,而且也在他的品德上显明了。他就是他自己所教导的真理的具体表现。耶稣接着说:“我没有一件事是凭着自己做的。我说这些话,乃是照着父所教训我的。那差我来的,是与我同在;他没有撇下我独自在这里,因为我常做他所喜悦的事。”他不试图证明自己弥赛亚的身份,而只是显明自己是与上帝为一的。如果他们的心对上帝的爱是敞开的,他们就一定会接待耶稣的。

听众中许多人被他吸引而信了他。他就对他们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这些话触犯了法利赛人。他们不顾本国久受外人奴役的事实,却愤然说:“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从来没有作过谁的奴仆,你怎么说:‘你们必得以自由’呢?”耶稣看着这些受恶意奴役,一心图谋报仇的人,伤心地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他们是在最残酷的奴役之下被罪恶之灵所统辖。

凡不献身与上帝的人,就是在另一种权势支配之下,处于最可怜的奴隶地位。他不是自主的,他尽管高谈自由,但他是处于最卑贱的奴隶地位。撒但支配着他的心,不让他看到真理的优美。他虽自以为是凭自己的见解行事,其实是受黑暗之君的指使。基督来解除人心灵上罪的桎梏。“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约8:36; 罗8:2)

救赎之工,没有半点勉强,无需外加的强迫力。人在上帝圣灵感化下,能自由选择所要侍奉的主。人投向基督时,他在所起的变化中能体验到一种绝妙的自由。他对罪恶的唾弃,是心灵自身的排泄作用。我们固然无力摆脱撒但的辖制,但当我们渴望脱离罪恶,并在我们迫切需要中呼求超过我们自身之能力的帮助时,我们的心灵便会被圣灵的能力所充满,使之听候内心意志的指使来实行上帝的旨意。

人获得自由的唯一可能,就是与基督合而为一。“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这真理就是基督。只有削弱人的意志,摧毁人心灵的自由,罪才能获胜。人归顺上帝,就是自我重建恢复人类真正的荣耀与尊严。我们所要顺服的上帝的律法,就是“使人自由的律法。”(雅2:12)

法利赛人自称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但耶稣告诉他们,只有行亚伯拉罕所行的事,才能肯定这种身份。亚伯拉罕的真子孙,必须像他一样过顺从上帝的生活。他们绝不会想去杀害那讲述上帝所赐之真理的人。拉比们想谋害基督,这不是行亚伯拉罕所行的事。单是亚伯拉罕嫡系的后裔是毫无价值的。他们若与亚伯拉罕没有灵性上的联系,没有亚伯拉罕的精神,不行亚伯拉罕所行的事,他们就称不上是亚伯拉罕的子孙。

对基督教界争论已久的使徒职权继承的问题,这个原则同样适用。亚伯拉罕的后裔不是以名分和血统来鉴定的,而是看有没有与亚伯拉罕相同的品格。照样,在新约时代,使徒职权的继承问题,也不在于教会职权形式上的授受,而在于灵性上的契合一致。将使徒的精神、信仰和他们所教导的真理感召溶于自己的生活,这才是继承使徒职权的真实凭证。继承早期使徒的资格和条件,也全在此。

耶稣不承认犹太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他说:“你们是行你们父所行的事。”他们讥讽地回答说:“我们不是从淫乱生的,我们只有一位父亲,就是上帝。”法利赛人想以指桑骂槐的隐语,来嘲笑耶稣降生时的情形,好在那些正要相信他的人面前侮辱他。但耶稣却不理会这种卑劣的讽刺,只说:“倘若上帝是你们的父,你们就必爱我,因为我本是出于上帝,也是从上帝而来。”

他们的行为证明,他们与那说谎和杀人的有关。耶稣说:“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我将真理告诉你们,你们就因此不信我。”(约8:44,45)犹太首领们之所以不接受耶稣,就是因为耶稣讲了真理,而且讲得十分肯定。触犯这些自称为义之人的正是真理。这真理暴露了假道的谬误,谴责了他们的教训和行为,所以真理就不受他们欢迎。他们宁愿闭眼不看真理,而不肯承认自己犯了错误。他们不爱真理,虽明知道是真理,却不愿接受。

“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我既然将真理告诉你们,为什么不信我呢?”三年来,基督的仇敌天天跟着他,千方百计想在他的品格上找到一点污点。撒但和他的一切党羽,一直想制胜耶稣,但在他身上毫无所获。甚至恶鬼也不得不承认,他“乃是上帝的圣者。”(可1:24)耶稣在天父面前,在未曾堕落的诸世界和有罪的世人面前,遵行了律法。他曾当着天使、世人和鬼魔的面说:“我常作他所喜悦的事。”这话无人提出异议。而这话倘若出自他人之口,就是亵渎了。

犹太人虽然找不出基督有什么罪,但仍不肯接受他,这就证明他们与上帝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他们未能在上帝儿子所传的信息中,辨认出上帝的声音来。他们自以为是在批判耶稣,其实,他们正是在宣判自己的罪。耶稣说:“出于上帝的必听上帝的话;你们不听,因为你们不是出于上帝。”

这教训是永恒不变的。许多喜爱强辩、批评,并在圣经里故意找难题的人,以为这样做表明他们能独立思考,智力灵敏。他们以为自己是在批判圣经,其实,是在批判自己;显明他们自己没有能力欣赏那从天而来、永垂万世的真理。在上帝的巍巍公义之前,他们毫无敬畏之心,却斤斤计较于一草一木,表露着一颗狭窄庸俗的性格,和一颗快要丧失认识上帝之能力的心灵。凡响应上帝灵感的人,必力求增进有关上帝的知识,并陶冶提高自己的品性。正如向日的花朵,让辉煌的阳光为它着上美丽的色彩;照样,受圣灵感化的心灵,也必转向“公义的日头”,让天上的光与基督美德的荣耀一同使其品格日臻完美。

耶稣把犹太人的态度和亚伯拉罕的态度,作了个鲜明的对比。他说:“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欢欢喜喜地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见了,就快乐。”

亚伯拉罕极愿看见上帝所应许的救主,他恳切地祈求,在未死之前能见到弥赛亚,结果看到了基督。他得到超自然的光照,因而认识到基督的神性。他看见了基督的日子,就甚快乐,他看到上帝为赎罪而准备的牺牲。在他自己的经验中,有过这一个牺牲的预表。上帝吩咐他:“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把他献为燔祭。”(创22:2)他就把上帝所应许的孩子,就是他一切希望所寄托的孩子,放在祭坛上。正当他站在祭坛旁边,举起刀来要遵行上帝的吩咐时,忽然,他听见天上来的声音说:“你不可在这童子身上下手,一点不可害他。现在我知道你是敬畏上帝的了,因为你没有将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留下不给我。”(创22:12)上帝使亚伯拉罕受这极惨痛的试炼,无非是叫他得见基督的日子,并体会到上帝对世人的爱是何等的伟大:为了把世人从罪恶的深渊里救出来,上帝竟不惜赐下自己的独生子受最耻辱的死刑。

亚伯拉罕从上帝那里学到了世人所能得的最伟大的教训。他求上帝准他在未死之前看见基督,这祈祷蒙应允了。他看到了基督,领受了血肉之体所能得的最大启示。亚伯拉罕在完全献身与上帝之后,才能明白上帝给他看见的有关基督的异象。他才受指示,认识到在上帝赐下独生子拯救罪人脱离永死的事上,上帝所牺牲的比人所能牺牲的大多了,奇妙多了。

亚伯拉罕的经验,答复了以下的问题:“我朝见耶和华,在至高上帝面前跪拜,当献上什么呢?岂可献一岁的牛犊为燔祭吗?耶和华岂喜悦千千的公羊,或是万万的油河吗?我岂可为自己的罪过献我的长子吗?为心中的罪恶献我身所生的吗?”(弥6:6,7)在亚伯拉罕所说的:“我儿,上帝必自己预备作燔祭的羊羔”(创22:8)这句话中,以及在上帝预备牺牲的羊代替以撒的这件事上,都说明:没有任何人能为自己赎罪。异教献祭的制度,完全是上帝所不能悦纳的。没有一个做父亲的能献上儿子或女儿为赎罪祭,惟有上帝的儿子能担当世人的罪愆。

亚伯拉罕从自己的痛苦中,得以看到救主牺牲的使命。但是以色列人不愿意明白他们骄傲的心所不欢迎的真理。所以,基督所说关于亚伯拉罕的话,没有使听众领悟其中的深刻意义。在这些话中,法利赛人只找出了又一次强辩的新借口。他们认为他是癫狂了,讥诮着说:“你还没有五十岁,岂见过亚伯拉罕呢?”

耶稣严肃而郑重地回答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我是自有永有的)。”(译者按:“就有了我”原文作“我存在”,即“自有永有”之意。英文为“I AM”。见出3:14)

全场顿时寂然无声。上帝的圣名,就是上帝向摩西用来说明永远存在之意的名字,竟被这位加利利的拉比用在自己身上了。他已宣布自己为自有永有的主,就是上帝所应许给以色列的那一位,“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弥5:2)

祭司和拉比们随即大肆攻击耶稣,说他讲了僭妄的话。从前他曾宣称自己与上帝为一,这话已激怒他们,以致他们设法要杀他。过了几个月,他们明白地对他说:“我们不是为善事拿石头打你,是为你说僭妄的话;又为你是个人,反将自己当作上帝。”(约10:33) 因为他确是上帝的儿子,并宣称自己是上帝的儿子,所以他们一心要除灭他。当下许多人附和了祭司和拉比,拿起石头要打他,但“耶稣却躲藏,从殿里出去了。”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1:5)

“耶稣过去的时候,看见一个人生来是瞎眼的。门徒问耶稣说:‘拉比,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稣回答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上帝的作为来。’……耶稣说了这话,就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对他说:‘你往西罗亚池子里去洗’(“西罗亚”就是“奉差遣”)。他去一洗,回头就看见了。”

犹太人素来就相信人的罪在今生就要受到惩罚。每一种苦难,都是罪的刑罚;若不是受苦者本人犯了罪,便是他父母犯了罪。固然,人间一切痛苦,都是干犯上帝律法的结果,但这一真理,久已被曲解。罪和罪的一切结果的创始者撒但,已引人相信,疾病和死亡都是从上帝来的,是上帝因惩治犯罪而任意独断地加在人身上的刑罚。因此,一个遭受患难或灾祸的人,另外还要背负罪人的恶名。

这样就造成犹太人弃绝耶稣的思想背景。耶稣既“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犹太人就“以为他受责罚,被上帝击打苦待了。”所以他们“掩面不看”他(赛53:4,3)。

上帝曾赐人一个教训,来防止这种错误的看法。约伯的故事已说明:痛苦是撒但加在人身上的,但由上帝本着怜爱的宗旨加以控制;只是以色列人不明白这教训。约伯的朋友因看错,而受了上帝的责备;犹太人拒绝基督,也是在犯同样的错误。

犹太人对罪恶与苦难的关系的看法,当时也为基督的门徒所接受。在耶稣纠正他们的错误时,他没说明那人受苦的原因,只告诉他们将要有的结果。上帝的作为就因此显明了。他说:“我在世上的时候,是世上的光。”于是他用泥抹了瞎子的眼睛,打发他到西罗亚池子里去洗,他的眼睛就能看见了。这样,耶稣用实践的方法答复门徒的问题。人们出于好奇心向他发的问题,他往往是用这种方法回答的。门徒不必讨论谁犯了罪,或谁没有犯罪,却应明白上帝使瞎子重见光明的大能和慈爱。很明显,泥土和瞎子去洗的那池子本身,并没有医治的功能,其真正的医治之能乃在基督。

法利赛人见到被医好的瞎子,不能不感到惊奇。然而他们仇恨耶稣的心,就因此更狠毒了;因为这神迹是在安息日行的。

那青年人的邻居和从前知道他是瞎子的人都说:“这不是那从前坐着讨饭的人吗?”他们疑惑地望着他,因为他的眼睛一开,容貌全变了,亮堂堂的,像换了个人似的。于是他们彼此对问,有的说:“是他。”又有人说:“不是,却是像他。”但那身受其惠的瞎子消除了这疑问,对众人说:“是我。”于是,他向他们讲论耶稣使他得医治的事。众人问:“那个人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

于是,他们带他到法利赛人的议会那里去,法利赛人又盘问他眼睛是怎么能看见的。“瞎子对他们说:‘他把泥抹在我的眼睛上,我去一洗,就看见了。’法利赛人中有的说:‘这个人不是从上帝来的,因为他不守安息日。’”法利赛人希望众人能明白,耶稣是个罪人,不可能是弥赛亚。殊不知那医好瞎子的,就是亲自设立安息日的主,最明白应该如何遵守。这些法利赛人表面上非常热心地在遵守安息日,但就在这一天,他们还打算杀人呢!但也有许多人听见这奇事,就大受感动;深觉那位能使瞎子看见的,决不是一个寻常的人。他们听见有人控告耶稣是个罪人,因为他不守安息日,就反驳说:“一个罪人怎能行这样的神迹呢?”

于是,拉比们再质问瞎子说:“他既然开了你的眼睛,你说他是怎样的人呢?”他说:“是个先知。”这时,法利赛人就硬说他不是生来就瞎眼,后来能看见的。他们便叫了他的父母来,问他们说:“这是你们的儿子吗?你们说他生来是瞎眼的吗?”

瞎子自己就在跟前,他明明说自己从前是个瞎子,现在得以看见了;可是法利赛人偏要抹煞目睹耳闻的事实,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法利赛人的偏见竟是如此固执,他们假仁假义、颠倒黑白,竟到了如此如此地步!

法利赛人还有个希望,就是威胁瞎子的父母。他们装出一本正经的态度,问他们说:“他如今怎么能看见了呢?”他的父母深恐连累自己;因为当局已公布,凡认耶稣是基督的,必被“赶出会堂”,就是三十天不准进入会堂。受这处分的人家,在这期间所生的孩子,不得行割礼,也不得在家中为死者举哀。所以,这种处分向来被以色列人视为最大的灾难。如果人再不悔改,就必受到比这更严重的刑罚。瞎子的父母看见在他们儿子身上所成就的这件大事,心中虽已信服耶稣,但由于惧怕,就回答说:“他是我们的儿子,生来就瞎眼,这是我们知道的。至于他如今怎么能看见,我们却不知道;是谁开了他的眼睛,我们也不知道。他已经成了人,你们问他吧!他自己必能说。”他们不敢承认基督,便把一切责任都推在他们儿子身上。

因法利赛人的怀疑、偏见及不承认事实,反使群众的眼睛尤其是一般平民的眼睛更亮了。这使他们进退两难,非常困惑。耶稣曾多次在街道上施行神迹,并且他的工作总是以解除人的痛苦为特点。许多人心中在想:法利赛人坚持说耶稣是迷惑人的,但上帝能藉着一个迷惑人的人,来行这么伟大的事吗?因此两方面便起了激烈的辩论。

法利赛人看出他们正在为耶稣所行的事作公开的宣传。他们不能否认这个神迹。那瞎子充满了快乐和感激之情,他看到了自然界的奇美,看到天地间美丽的万物,不禁心花怒放。他畅快地述说自己的经验。法利赛人又设法阻止他,说:“你该将荣耀归给上帝,我们知道这人是个罪人。”意思说:你不要再说是这个人开了你的眼睛,使你看见的乃是上帝。

那瞎眼的人回答说:“他是个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从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见了。”

于是,他们再问他说:“他向你做什么?是怎么开了你的眼睛呢?”他们想用许多话来搅乱他的思想,使他自以为是受了迷惑。撒但和他的恶使者,都站在法利赛人的一边,汇合了他们的力量和诡计,想要抵消基督的感化力,模糊许多人心中逐渐加深的信念,同时上帝的天使也在场,加添那开了眼的瞎子的力量。

法利赛人没有理会到他们所要应付的,不只是一个没有学识,生来就瞎眼的人;他们没有认识到,他们反抗的真正对象究竟是谁。上帝的光已经照亮了瞎子的心灵。当这些假冒为善的人,要设法使他不相信耶稣时,上帝却帮助他,用有力而合宜的答复,来表明他不会上他们的圈套。他回答说:“我方才告诉你们,你们不听,为什么又要听呢?莫非你们也要作他的门徒吗?”他们就骂他说:“你是他的门徒,我们是摩西的门徒。上帝对摩西说话,是我们知道的;只是这个人,我们不知道他从哪里来。”

主耶稣知道那人所受的试炼,就赐给他恩典和口才,使他成为基督的见证人。他回答法利赛人的话,给了他们尖锐的谴责。他们自称是讲解圣经的权威,是全国的宗教领袖,然而,这里有一位在施行奇事,而他们自己承认,不知道他能力的来源,不知道他的身份和资格。那人说:“他开了我的眼睛,你们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这真是奇怪!我们知道上帝不听罪人,惟有敬奉上帝、遵行他旨意的,上帝才听他。从创世以来,未曾听见有人把生来是瞎子的眼睛开了。这人若不是从上帝来的,什么也不能作。”

那人用盘问者的话,来回答他们的盘问。他的论点是无可非议的。法利赛人听了不胜惊异,无言以对听了他恰当而有力的话,就目瞪口呆了。全场顿时沉默无声。然后,皱着眉头的祭司和拉比们,把外袍一拉,像是怕沾染他的污秽似的,又跺下脚上的尘土,对他狠狠地申斥说:“你全然生在罪孽中,还要教训我们吗?”于是就把他赶出去了。

耶稣听见这一切的经过,不久找到了他,说:“你信上帝的儿子吗?”

这瞎眼的人,第一次看到了开他眼睛的这一位。他在议会上曾看见他父母忧愁困惑的面貌,也曾看见拉比们皱着眉头的丑态;而现在,他看到的耶稣,却是一张仁慈和蔼的容颜。为了承认耶稣具有上帝的能力,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这时便有更深一层的真理启示给他。

对于救主的提问,瞎子回答说:“主啊,谁是上帝的儿子,叫我信他呢?”耶稣说:“你已经看见他,现在和你说话的就是他。”那人就俯伏在救主脚前拜他。非但他肉眼得以看见,就是他的心眼这时也已睁开。基督已向他的心灵显现,他就接受他为上帝所差来的基督。

这时,有一群法利赛人聚在附近,耶稣看见他们,就想起他的教训和作为所产生的效果是何等悬殊。他说:“我为审判到这世上来,叫不能看见的,可以看见;能看见的,反瞎了眼。”基督来,是要开瞎子的眼,是要赐光明给坐在黑暗里的人。他曾宣称自己是世界的光,而且,这次所行的神迹,正是为他的使命所作的见证。那些在救主第一次降临看到他的人,对上帝圣颜的显现,比以前的任何一个世代所看到的都更为丰盛。这时,认识耶和华的知识,就更完全地启示给他们。但在这个启示中,审判也正好临到他们:他们的品格受到试炼,他们的命运也就被决定了。

上帝权力的显现,已使那瞎子的肉眼和心眼都得以重见光明,而把法利赛人留在更深的黑暗中。听众中有几个人,感觉到基督的话,是指着他们说的,因此问他说:“难道我们也瞎了眼吗?”耶稣回答说:“你们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如果上帝使你们不能看见真理,因你们的蒙昧无知,你们就无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你们相信自己能看见,但你们却拒绝了那唯一能使你们看见的主。对于一切感觉自己需要的人们,基督必带给他们无限量的帮助。但法利赛人不承认自己有任何需要;他们不肯归依基督,因此就被遗弃在盲目之中。这种盲目的罪,是他们自己必须承担的。故耶稣说:“你们的罪还在。”

点击下载@历代愿望51: 生命的光(文件大小: 13.9 MB|下载次数: 171)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