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愿望58: 拉撒路出来!

伯大尼的拉撒路是基督最忠实的门徒之一。自从初次遇见基督之后,他就对基督有坚固的信心;他深爱基督,救主也十分眷爱他,那个最大的神迹就是为他行的。救主向来赐福给一切求他帮助的人,他爱全世界的人类,但也与某些人有特别亲密的来往。他的心与伯大尼的这一家深相契合,而且为他们家里的一位施行了最奇妙的作为。

耶稣常在拉撒路家中休息。救主自己没有家,所以全靠朋友和门徒的款待。往往在疲乏困倦时,或为了加深人间交谊,他就喜欢到这宁静的人家,远避那些横眉怒目的法利赛人的猜疑和嫉妒。在这里他得到真诚的欢迎和纯洁圣善的友谊。在这里他能简单明了、自由自在地说话,知道这一家人能理解,也会将他的话存在心里。

我们的救主很喜爱安静的家庭和兴趣浓厚的听道人。他渴望人间的温暖、礼貌和友情,他随时都乐意讲说天上的教训。凡接受的人,无不大蒙救主的赐福。当众人跟着基督经过田野时,他向他们讲解自然界的美。他要打开他们的心眼,使他们看出上帝大能的手是如何托着万有的。为要引人尊重上帝的良善和慈爱起见,他使听众注意到那降给好人也降给歹人的甘露、时雨和明媚的阳光。他希望人们能更充分地认识到上帝是如何重视他所造的人类。但是因为听众太迟钝了,基督只有在伯大尼的这一家才能得到休息,避开公众生活中紧张的对抗。这里,他就向几个能领悟真理的听众打开上天的宝卷,以私下谈心的方式,向他们讲解他未曾向杂凑的群众讲过的道理。而且对朋友,他无须用比喻。

每当基督讲述他奇妙的教训时,马利亚总是坐在脚前恭敬虔诚地听讲。有一次,马大因为作饭心绪忙乱,就到基督面前说:“主啊,我的妹子留下我一个人伺候,你不在意吗?请吩咐她来帮助我。”这是基督第一次到伯大尼时的事。那时,救主和他的门徒才从耶利哥长途跋涉,步行而来。马大忙着招待他们,所以心里慌乱。她因思虑烦扰,忽略了对客人应有的礼貌。耶稣用温柔和忍耐的话回答说:“马大,马大!你为许多的事思虑烦扰,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马利亚已经选择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夺去的。”马利亚把救主口里出来的金玉之言存记在心,主的话对她比地上最值钱的珠宝更贵重。

马大所不可少的“一件”就是安详虔诚的精神,一种对关乎将来不朽之生命的知识,和灵程长进所必需的恩典的更为深邃的思虑。她应少为暂时的事考虑,多为永恒的事焦急。耶稣教导他的儿女必须利用每一机会来获得真知识,使他们能有得救的智慧。基督的圣工固然需要审慎积极的工人;广大的工作园地,正需要像马大这样热心从事宗教活动的人;但是,他们务要先同马利亚一起坐在耶稣脚前;务要藉基督的恩典使他们的殷勤、敏捷和魄力成圣;然后他们的人生才能成为一股不可征服的向善的力量。

有一天,不幸临到了这个耶稣常去休息的安静之家。拉撒路病倒了,他的两个姐姐差人去见救主,对他说:“主啊,你所爱的人病了”。她们见兄弟的病情非常严重,但也知道基督有医治一切疾病的能力,而且相信他必同情她们的遭遇。所以她们没有急急恳求耶稣立刻前来,只是差人告诉他说:“你所爱的人病了。”她们认为耶稣听见这消息,一定会立即赶到伯大尼来看她们的。

两姊妹焦急地等着耶稣的回音。只要兄弟一息尚存,她们总是祈祷着,守候着耶稣到来。送信人回来了,耶稣却没有同来,只带来一句话,说:“这病不至于死,”所以她们坚持着拉撒路不会死的希望。在病人几乎失去知觉时,她们还轻轻对他说着希望和鼓励的话。当拉撒路断气时,她们大失所望。然而她们总觉得有基督的恩典在扶持着她们,所以对救主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

当救主得到消息时,门徒认为他的态度过于冷淡,因他没表示他们认为他应表示的伤心。他只望着他们说:“这病不至于死,乃是为上帝的荣耀,叫上帝的儿子因此得荣耀。”此后他在所住的地方又停了两天,这次耽搁更使门徒莫名其妙。他们想,他若去了,那不幸的一家该得到何等的安慰啊!耶稣对伯大尼这家人的感情,门徒是熟悉的;所以他听了那不幸的消息,“你所爱的人病了”时,没大反应,这使门徒感到奇怪。

在那两天里,基督似乎完全没把拉撒路的病放在心上,因为他再没有谈起这事。于是,门徒想到耶稣的先锋施洗约翰。他们不明白,耶稣既有能力行奇事,为什么还让约翰在监狱里受苦,让他最后惨遭不幸呢?基督既有那么大的能力,为何不救约翰的性命呢?法利赛人也常发这样的问题,把它作为一个辩驳的论据,来攻击基督自称是上帝的儿子的说法。救主也曾警告门徒说,他们将来会遭遇种种考验、损失和逼迫;在他们遭到考验时,他是否也要撇下他们呢?有几个门徒竟怀疑到:或许他们错认了他的使命吧。总之,他们心里都甚为不安。

过了两天,耶稣对门徒说:“我们再往犹太去吧!”门徒不明白耶稣既要到犹太去,为什么要先等上两天。但这时他们心中的最大问题,倒是基督和他们自己的安全。在他们看来,耶稣所要走的路势必遇到危险。于是说:“拉比,犹太人近来要拿石头打你,你还往那里去吗?”耶稣回答说:“白日不是有十二小时吗?”我是受父引导的,只要我遵行他的旨意,我的生命总是安全的。我白天的十二小时还没过去。我虽已到最后的时刻,但只要白天尚未过去,我总是安全的。

耶稣又说:“人在白日走路,就不至跌倒,因为看见这世上的光。”凡遵行上帝旨意,走在他所指定的道路上的人,是决不会跌倒的。上帝引导人的圣灵之光,必使他清楚地认识自己的责任,使他步履安详,直到工作完成。但是“若在黑夜走路,就必跌倒,因为他没有光。”人若随从自己的意思走上帝所没有叫他走的路,就必跌倒。对这样的人,白日要变为黑夜,他无论在什么地方也是不安全的。

耶稣说了这话,随后对他们说:“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我去叫醒他。”“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这句话多么动人,多么富有情感!门徒一心惦着他们的夫子到耶路撒冷去将遭遇的危险,几乎把伯大尼那居丧的一家人给忘了。但基督并没忘记,于是门徒自觉受了责备。他们起先因耶稣听见消息之后,没立刻前去而感到失望,甚至怀疑耶稣对拉撒路和他的姊妹的感情,不如他们所想象的那么深;否则他一定会和那送信人一同赶去的。但耶稣这时说“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在他们心中引起了正确的看法,他们确知基督并没有忘记他遭难的朋友。

“门徒说:‘主啊,他若睡了,就必好了。’耶稣这话是指着他死说的,他们却以为是说照常睡了。”耶稣向信他的儿女说话时,常用睡觉来代表死。他们的生命是与基督一同藏在上帝里面的,凡死了的人,都是在他里面睡了,直睡到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

耶稣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拉撒路死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好叫你们相信。如今我们可以往他那里去吧!”多马认为他的夫子若往犹太去,总不免一死,但他鼓着勇气,对其他门徒说:“我们也去和他同死吧。”他知道犹太人对基督的仇恨。犹太人一心要谋害他,尚未得逞,因为耶稣的时候还没有到。在这时期里,耶稣有天使的保护;所以即使在犹太境内,那些拉比虽图谋捉拿并杀害他,但还是害不到他。

基督说:“拉撒路死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门徒听了十分诧异。难道救主是故意不到他遭难的朋友家里去吗?马利亚、马大和那垂死的拉撒路,似乎被丢在一旁,无人理睬。其实他们不是孤独的,他们的经过情形基督都看见了。而且在拉撒路死后,两个伤心的姐姐是在他的恩典的扶持之下。耶稣亲眼看到马大和马利亚,在她们的兄弟与死亡这个劲敌搏斗时的伤心惨痛。当他对门徒说:“拉撒路死了”这句话时,心里曾深深感觉到那剧烈的痛苦。但基督想到的,不仅是他在伯大尼所爱的朋友,还要考虑到给门徒的教育。他们将要在世上作他的代表,使天父的鸿恩得以普施世人。为了他们的缘故,他让拉撒路死去。假如他先医好了拉撒路,那么,那足以证明他神性的奇事就不能实施了。

当时耶稣若在拉撒路的病房里,拉撒路就不至于死,因为撒但不能胜过他。在赐生命的主面前,死亡不能向拉撒路侵袭。所以基督没有到场。他先强忍了仇敌的淫威,然后再把他打退,使他一败涂地。他让拉撒路落在死亡的权下,让那两个伤心的姐姐看着自己的兄弟被葬在坟墓里。基督知道,在她们望着自己兄弟的遗容时,她们对救赎主的信心要受到极大的考验。但他知道,经过这次考验,她们的信心必更为坚强有力。他们所经历的痛苦,基督都默默地承受了。他的爱心并不因这次的耽搁而稍减,他知道,为了她们,为了拉撒路,为了他自己和门徒,他将要得到一次胜利。

“这是为你们的缘故,好叫你们相信。”对一切伸手求上帝指引的人,最感灰心丧胆之时,正是离上帝的帮助最近之际。他们必将存感激的心情,回顾自己行程最黑暗的一段。“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彼后2:9),他必藉他们更坚强的信心和更丰富的经验,把门徒从每次的试探和考验之中救出来。

基督所以延迟到拉撒路那里去,另有一个恩慈的目的:他考虑到那些还没有接受他的人。他的耽搁是为使拉撒路从死里复活,藉此给他那顽梗不信的子民一个凭据,证明他确是“复活和生命”的主。对那些子民,就是以色列家可怜迷失的羊,他不忍放弃最后的希望。他们的死不悔改,几乎使他心都碎了。他满怀慈悲,决心再给他们一个凭据,使他们知道他是复兴万事的主,是唯一“将不能坏的生命彰显出来”的那一位。这证据是祭司们所无法歪曲的。这就是基督推迟到伯大尼去的原因。这叫拉撒路复活的最大的神迹,将要作为上帝承认他的工作、神性和身份的证据。

耶稣往伯大尼去,一路常帮助穷苦和患病的人。既到了伯大尼,就打发人去通知那两个姊妹。基督没有立时到她们家里去,却等在路旁一处僻静的地方。犹太人在亲友死后大办丧事的风俗,是与基督的精神水火不相容的。他既听见那些雇来举哀者的号啕声,就不愿在那种乱杂的场合中与那两姊妹见面。在吊丧的人中,有的是拉撒路的亲戚,有的是在耶路撒冷身居显要,内中还有几个是基督的死敌。基督知道他们居心不良,所以没有立刻让人知道他的到来。

报信的人把耶稣来到的消息悄悄地告诉马大,房子里其余的人都没听见。马利亚只顾哀痛,也没听见。马大立刻起身,马利亚以为她是到拉撒路坟上去,所以仍悲伤地坐着没作声。

马大急忙去见耶稣,内心矛盾重重,起伏不定。从耶稣富于表情的面容上,她看到了他素有的温柔和慈爱。马大对他的信任依然如故,心里却想着自己亲爱的兄弟,就是耶稣所爱的。因基督没早点来,马大心中涌起无限的悲痛;但她仍希望能从他得到点安慰。她说:“主啊,你若是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这是两姊妹在众人的哀恸喧嚷之时说了又说的一句话。

耶稣以人的同情和上帝的慈怜望着马大忧愁憔悴的脸。马大无心谈过去的事,一切都在“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这句凄惨的话里了。但她望着那慈祥的面容,接着说:“就是现在,我也知道,你无论向上帝求什么,上帝也必赐给你。”

耶稣鼓励她的信心,说:“你兄弟必然复活。”耶稣这话的意思并没给人有立即实现的希望。他使马大的思想越过她兄弟现在复活,而注意到将来义人的复活。他这样行,是要叫她看出,拉撒路的复活是一切死了的义人复活的保证,并且让她知道救主确有成就这事的大能。

马大回答道:“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

耶稣仍要指示她信仰的正确方向,就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在基督里有生命,这生命是他自己本来就有的,不是借的,也不是派生出来的。“人有了上帝的儿子就有生命”(约壹5:12)基督的神性,就是信徒得永生的保障,耶稣说:“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在这里基督展望到他复临时:死了的义人必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活着的义人要变化升天,不尝死味。基督将要行的使拉撒路复活的神迹,就是用来表现一切死了的义人之复活的。他在言语和作为上宣布自己是复活的创始者。他自己虽然不久就要死在十字架上,但他手里却拿着死亡的钥匙,并要以得胜坟墓者的身份,行使他赐人永生的权柄和能力。

耶稣问:“你信这话吗?”马大回答说:“主啊,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上帝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她虽然没有完全领悟基督话里的全部意思,但承认自己对他的神性有信心,并且相信他能作成他所喜欢作的一切的事。

“马大说了这话,就回去暗暗地叫她妹子马利亚说:‘夫子来了,叫你。’”她悄悄地把这消息告诉了马利亚,因为祭司和官长们随时都在准备捉拿耶稣。众人的哭声把她的声音压住了,没人听到。

马利亚听了这话,连忙起来,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离开了房子。吊丧的人以为她要往坟墓那里去哭,就跟着她。马利亚一到耶稣身边,就俯伏在他脚前,颤微微地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吊丧的哭声使她感到痛苦,她渴望安安静静地与耶稣单独谈上几句话。但她也知道在场的人中有些对基督怀有嫉妒的心,所以她只得压住自己的情绪。

“耶稣看见她哭,并看见与她同来的犹太人也哭,就心里悲叹,又甚忧愁。”他洞悉在场的每个人的肺腑,看出许多人表示的哀痛都是虚伪的。也知道其中一些人现在虽假装悲伤,不久不但要谋害那行神迹的大能者,还会打算把那将要从死里复活的拉撒路置于死地呢!基督尽可以揭穿他们虚伪的忧伤,却抑制了自已的义愤。为了那悲伤地跪在他脚前,因真实相信他而蒙爱的马利亚,他没有把本来可以说的实话说出来。

耶稣问道:“你们把他安放在哪里?”他们回答说:“请主来看。”于是他们一同到坟地去。当时的情景很令人悲伤。拉撒路素来招人喜爱,他的两个姐姐哭得心都碎了,他的朋友也都陪着他伤心的姐姐落泪。鉴于这人间的痛苦,又因众人竟当着世界救主的面,为死人哀哭“耶稣哭了。”他虽身为上帝的儿子,却取了人的形质,也为人间的痛苦所感动。他恩慈怜悯的心时刻同情受苦的人类。他与哀哭的人同哭,与喜乐的人同乐。

然而耶稣不仅是因同情马利亚而哀哭。他的眼泪也包含着超出人类悲伤的悲伤,犹如天之远高于地。基督没有为拉撒路哀哭,因为他即将叫他从坟墓里出来。他之所以哭,是因为许多现在为拉撒路哀哭的人,不久将要谋害那掌握生命和复活大权的主。可是那些不信的犹太人,哪里会懂得耶稣流泪的真情呢!有些人什么也看不到,只看到了他眼前的环境,以为这就是他悲伤的原因,便轻轻地说:“你看他爱这人是何等恳切!”还有些人故意将不信的种子撒在众人心里,就讥诮地说:“他既然开了瞎子的眼睛,岂不能叫这人不死吗?”基督若有能力救拉撒路,为什么还让他死呢?

基督以先知的慧眼,看出了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仇恨。他知道他们在预谋杀害他,并知道其中有些人现在虽然能表同情,但过不久,他们将把自己关在希望之门和上帝圣城的门外了。有一件大事将要发生他将受辱、被钉,其结果就是耶路撒冷的毁灭;到那时就再没有人为死人哀哭了。耶路撒冷所要遭受的灾殃,很清楚地呈现在他眼前。他看到耶路撒冷被罗马军队围困。他也知道现在为拉撒路哀哭的人,将要死在那次被困的城中,而且他们死后没有希望。

基督的哭不仅是为他眼前的情景。远古以来,一切悲恸的重担都压在他身上。他看到违犯上帝律法所造成的可怕结果,看到了世界的历史,从亚伯的死直到如今,善与恶的斗争始终没停止过。他再展望到将来,看到人类所不可避免的痛苦、忧伤、哭泣和死亡。他的心被各世代、各地方人类群体的痛苦深深地刺伤了。罪的灾祸重重地压在他心上,他是多么渴望解除这一切的患难啊!他一想到这些,就止不住泪如泉涌。

“耶稣又心里悲叹,来到坟墓前。”拉撒路葬在一个石洞里,洞口有一块大石头挡住。基督说:“你们把石头挪开。”马大以为他不过是要看一看死人,便不同意,说:尸体已经埋了四天,现在必是已经腐烂了。她这话说在拉撒路复活之前,使基督的仇敌无从诡辩,说他所行的是一种骗术。过去法利赛人曾对耶稣所行的最奇妙的神迹,散布过种种不实之辞。基督使睚鲁的女儿复活时,曾说:“孩子不是死了,是睡着了。”(可5:39)他生病的时间不长,死后又是立刻复活的,法利赛人便说:“那孩子本来就没有死,何况基督自己也说,她不过是睡着了。”他们总想歪曲事实,说基督并不能治病,他所行的奇事不过是耍了欺骗的手段。可是这一次却没有人可以否认这个事实,拉撒路是真的死了。

每当上帝要行一件大事,撒但总要唆使一些人出来反对。基督说:“你们把石头挪开。”你们要尽可能为我的工作预备条件。但马大那个固执自恃的性情发作了。她不愿让人看见那腐烂的尸体。对于基督的话,人的心领会得太迟钝了。马大的信心没能抓住救主应许中的真正含义。

基督责备了马大,但他的言词非常温和。他说:“我不是对你说过,你若信,就必看见上帝的荣耀吗?”你为什么对我的能力发生疑惑呢?为什么对我的命令提出反对的理由呢?你已经听见了我的话。你若信,就必看见上帝的荣耀。人所看为不可能的事,不能阻止全能者的作为。怀疑和不信,决不是谦卑。绝对相信基督的话,才是真正的谦卑,真正的顺服。

“你们把石头挪开。”基督假若吩咐那块石头自己移开,那石头也必服从他的话。他也能吩咐他旁边的天使来做这事。只要他吩咐,那肉眼所看不见的手,就会把石头挪开。但必须让人的手将石头挪开。基督藉此指明,人性必须与神性合作。凡人力能做的,他不会用神力去做。上帝并不是用不着人的帮助。他加添人的能力,在人使用他所赐的才能时,与人合作。

众人照办了。石头被挪开了,事事都是公开而慎重地进行的,使人人都有机会看清楚,这里并没有做什么欺骗的动作。拉撒路的尸体躺在石洞里,冰冷地、静静地僵卧在石洞的坟墓里。哀哭之人的声音停止了。众人站在坟墓四围,带着惊异期待的神色,等着看事情的进展。

基督镇定地站在坟墓前。众人都感觉到一种神圣严肃的气氛。基督向坟墓走近一步,便举目望天说:“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前不久,基督的仇敌还要告他犯了亵渎的罪,还要拿石头打他,因为他自称是上帝的儿子。他们也曾说他是靠撒但的能力在施行神迹。但基督这里称上帝为他的父,以完全的信心宣布,他是上帝的儿子。

基督一切的作为都是与天父合作的。他始终谨慎地显明,他不是在凭自己行事,他的神迹都是凭信心和祷告行出来的。基督要人人都认明他与天父的关系。他说:“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我也知道你常听我。但我说这话,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叫他们信是你差了我来。”在这里基督给了门徒和众人一个最确切的凭据,证明他与上帝之间的关系,要他们看明白,基督所说的话绝不是虚假的。

“说了这话,就大声呼叫说:‘拉撒路出来!’”他那清晰宏亮的声音,深入死人耳中,他说这话时,神性透过人性闪耀了出来。众人从那闪着上帝荣光的脸上看出,他确是有神能的。每双眼睛都死盯着洞口,每只耳朵都仔细听着最微小的声音。众人都紧张、急切地等着要看基督神性的检验,借此证实耶稣所说,他是上帝的儿子,或者永远打消这个希望。

沉静的坟墓里有了动静,死人居然站到墓口来了,下葬时的裹尸布妨碍了他的动作。基督便对那些惊愕万状的观众说:“解开,叫他走!”这句话告诉他们,人必须与上帝合作。人必须服侍人。拉撒路身上的布被解开了,他站在众人面前,一点也不像病人憔悴支离的样子,倒像个精力充沛的壮士。他眼里流露着智慧和对救主的感激与挚爱,俯身仆到在耶稣的脚前。

观众都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没说出一句话来。接下来才大大欢喜,感恩不尽,此情此景,莫可言状。那两姊妹把兄弟的死而复生,认定为上帝的恩赐,他们流着满腔的热泪,泣不成声地感谢救主的大恩大德。但当姐姐、弟弟和朋友们沉浸于死别之后又重聚的喜乐时,耶稣却悄然退去。及至他们要找这位赐生命的主时,却找不到了。

点击下载@历代愿望58: 拉撒路出来!(文件大小: 12.5 MB|下载次数: 157)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