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愿望74: 客西马尼

救主和他的门徒慢慢地向客西马尼园走去。逾越节之夜的一轮明月,从万里无云的天空照耀着大地,更显丰满。这密布着从各乡来过节者所搭帐篷的城邑,已寂然无声。

耶稣一路和门徒亲切交谈,教导他们,及至走近园边,却变得异常沉默。过去他常来此默想祈祷,但从未像这惨痛的最后一夜如此心中充满忧伤。耶稣在世的一生都行在上帝圣颜的光中。当他与那些受撒但之灵鼓动的人进行斗争时,他说道:“那差我来的,是与我同在,他没有撇下我独自在这里,因为我常作他所喜悦的事。”(约8:29)但现在他似乎已经与支持他的上帝圣颜之光隔绝了。现在他已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必须担负堕落人类的罪愆。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必须归在这无罪者的身上。罪恶对他显得那么可怕,他所必须担负的罪担又是那么沉重,甚至他生怕自己会永远与他父的爱隔绝了。他感到上帝对违背律法者所有的愤怒是那么可怕,就呼喊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

当他们走近园子时,门徒注意到他们夫子的改变。他们从未见过他这样忧伤和沉默。他越往前走,这惊人的忧伤就越发深重。然而他们不敢问他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他的身体摇摆不定,好像要跌倒似的。到了园内,门徒便赶快寻找他常来的那僻静去处,好让夫子休息休息。现在他每走一步都感到非常的吃力,他大声呻吟,犹如压在可怕的重担之下。倘若没有门徒扶着他,有两次他就跌倒在地了。

在园门口,耶稣把门徒留在那里,嘱咐他们为自己祷告,也为他祷告。他只带彼得、雅各和约翰三人走向园内僻静的地方。这三个门徒是基督最亲信的同伴,他们曾在他变像的山上看见他的荣耀;看见摩西和以利亚与他谈话;还听见从天上来的声音;如今,基督在最大的斗争中也愿意他们在他身边。他们从前常同他在这僻静地方过夜。在幽静的夜里,他们常警醒祷告片时,然后在离夫子不远的地方安睡,直睡到清早,待他唤醒他们重新出去作工。但这次他希望他们与他一同整夜祈祷,但又不忍令他们看见他所要受的惨痛。

他说:“你们在这里等候,和我一同警醒。”

他离开他们稍往前走,在他们还可以看见并听见他的地方俯伏在地。他感觉到,因着罪他与天父隔开了。这相隔的鸿沟是那么宽,那么黑,又是那么深,他的心灵不禁战栗不已。他绝不可运用他的神能来逃避这极大的痛苦。他既是人,就必须忍受人类犯罪的结果,必须忍受上帝对违背律法所有的愤怒。

这时基督的处境,是他从来没有经受过的。他受的痛苦,有先知的话形容得最为恰当:“万军之耶和华说:‘刀剑哪,应当兴起,攻击我的牧人和我的同伴。’” (亚13:7) 基督既作了罪人的替身和中保,他就必须在上帝的公义审判之下受苦。他看出了公义的意义。以前他一向为人代求;而如今他巴不得有人能为他代求呢!

当基督感到他与天父的联合受到破坏时,他惟恐单凭自己的人性对付不了那面临的与黑暗权势的斗争。从前在旷野的试探中,人类的命运一度陷入危机,那时基督得胜了;如今撒但要来作最后可怕的挣扎。他曾在基督三年的服务时期中,为这次的斗争作准备。这次斗争对撒但的关系重大。他若失败,他掌权的希望即告断绝;世上的国终必成为基督的国;他自己要被击败,被赶出去。但如能获胜,世界就要成为撒但的国,人类也必永远处在他的权势之下。这场决定胜负的斗争已摆在基督面前,他的心因怕与上帝隔绝而充满了恐惧。撒但告诉基督,他若成了罪恶世界的保人,这种隔绝将是永久的。他将与撒但的国同列,而永不再与上帝为一了。

再者,这次的牺牲所能得到的收获是什么呢?世人犯罪作恶和忘恩负义,看起来是多么没有希望啊!撒但向救赎主强调当前局势最恶劣的一面,说:那自称在属世和属灵两方面都超过他人的百姓已经拒绝了你。上帝的诸应许,原是以他们为特选的子民向他们发出的;你是诸应许的基础、中心和印证,而这些人竟在谋害你。你自己的门徒虽然听过你的教训,也曾积极参加过教会的工作,但现在却要出买你。你最热心的一个门徒将要不认你。而且你所有的门徒都要离弃你。基督想到这里非常愤恨。他想起那些他所要拯救、所爱护的子民,竟然参与撒但的阴谋,这真使他心如刀扎,痛苦万分。这次的斗争是非常可怕的。其剧烈的程度,应以犹太国的罪恶和控告基督并出卖他之人的罪恶,以及卧在那恶者手下的全世界之罪恶来衡量。世人的罪恶都重重地压在基督身上,上帝对罪恶的愤怒,竟把他的生命摧毁殆尽了。

看哪,基督正在考虑为人类的生命所要付的代价。他在极度痛苦之中,紧紧伏在冰冷的地上,似乎是免得自己被迫离开上帝太远了。深夜的寒露落在他俯伏的身上,他却毫不介意。从他发青的嘴唇发出悲痛的呼吁,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但就是在这时,他还加上一句说:“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

人在痛苦中常渴望有人同情。这种渴望是基督所深深感受到的。他在过去常赐福给门徒,安慰他们,在忧伤困苦中护庇他们。所以现在他在心灵极大的痛苦中,来到门徒那里,渴望听他们说些安慰的话。那过去常向他们说同情之话的主,现在正受着非人所能承受的痛苦,所以很想知道他们是否正在为他,并为自己祈祷。罪恶的至毒是多么凶险啊!他尽可以任凭人类担当自己犯罪的结果,而他照旧无罪地站在上帝面前。这个试探是非常可怕的。他巴不得他的门徒能明白并赏识这一点,他就能得到很大的鼓励。

于是他勉强站起来,步履蹒跚地走到他留下的同伴那里,但“见他们睡着了”。若见他们在祈祷,他就会放心了。倘若他们以上帝为避难所,撒但的能力就不能胜过他们,救主必因他们坚定的信心而得到安慰。但他们没有注意他重复的警戒:“总要警醒祷告。”起先,他们曾因看见一向那么镇静庄严的夫子与难以领悟的忧伤搏斗而非常不安。当听到他受苦的哭声时,他们也曾祈祷。他们并没有意思要离弃他们的主,无奈他们似乎被睡魔迷住了。其实他们若不住地向上帝恳切祈求,这种睡意是能摆脱的。可惜他们没有认识到警醒、热切的祈祷在抵挡试探时的重要。

耶稣在未来客西马尼园之前曾对门徒说:“今夜你们为我的缘故,都要跌倒。”他们曾向他坚决地保证,愿意与他一同下监,一同舍命。而且可怜又自满的彼得还说:“众人虽然跌倒,我总不能。”(可14:27,29)可惜门徒所信赖的是自己。他们没有听基督的劝告:仰望那大能的帮助者。故此,当救主最需要他们的同情与祈祷时,他们竟睡着了。连彼得也睡得沉沉的。

那曾靠在耶稣胸前的蒙爱门徒约翰现在也睡着了。以约翰对他夫子所有的爱而言,总应该使他警醒吧。在他所爱的主最忧伤的时候,他总应该和他一同恳切祈祷吧。过去救主常用整夜的工夫为他的门徒祈祷,使他们不至于失了信心。倘若现在耶稣问雅各和约翰,他从前问过他们的一个问题:“我将要喝的杯,你们能喝吗?我所受的洗,你们能受吗?”他们就不敢像过去那样回答说:“我们能”了(太20:22)。

门徒被耶稣的声音惊醒,他们几乎认不出他了,他的面貌因剧烈的痛苦改变了。耶稣对彼得说:“西门,你睡觉吗?不能警醒片时吗?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门徒的软弱引起了耶稣的同情。他惟恐在他被卖及钉死的时候,他们经不起那必定临到的考验。他没有责备他们,只说:“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就是在他极痛苦的时候,还原谅他们的软弱,说:“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

这时,上帝的儿子又被极大的痛苦所袭,只得筋疲力尽,步履蹒跚地回到先前挣扎的地方去。他的痛苦较前更甚。当他心灵临到剧痛时,他的“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园中的一棵棵棕树、柏树,是他极大痛苦的无言的见证人。从多叶的树枝上,一滴滴露水落在他憔悴的身上,好像自然界也在为单独与黑暗势力斗争的创造主洒下同情之泪呢!

不久前,耶稣还像一棵高大的香柏树巍然屹立,顶住那向他袭来的暴风。顽固的意志和充满恶毒狡猾的人心,妄想混乱他的意志来制胜他。那时他以上帝儿子的神圣威严毅然挺立。现在他却像一根被狂风吹折的芦苇。他曾以胜利者的姿态走向他工作的终点。在过去,他一步一步地制胜了黑暗的势力。他已经得到荣耀,声明是与上帝为一的。他曾以毫不犹豫的声调唱出赞美的歌声。他曾向门徒说勉励和安慰的话。而现在黑暗掌权的时候到了。在夜静更深的夜空中传来的,不是他胜利的呐喊,而是满含人性痛苦的呻吟。救主的话传到昏睡的门徒耳中,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

门徒起初原想到耶稣身边去,但他吩咐他们留在那里警醒祈祷。当耶稣再到门徒那里时,他发现他们仍在睡觉。他又感到渴望与人作伴,想听到门徒说一些安慰的话来打破那几乎要压倒他的黑暗的迷魂阵。但他们的眼睛困倦,“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耶稣走过来,惊醒了他们。他们见他脸上痛苦的血汗,心中充满恐惧。但他心灵上的创痛他们还不明白。“他的面貌比别人憔悴,他的形容比世人枯槁。”(赛52:14)

耶稣又离开他们回到原来祷告的地方,俯伏在地,为大黑暗的恐怖所压倒。上帝儿子具有的人性在这场考验中战栗不已。现在他不是为他的门徒祈祷,使他们不至于失去信心;乃是为自己因受试探而痛苦的心灵祈祷。可怕的时刻已经来到这决定世界终局的时刻。人类的命运正在天平上起伏不定。基督现在拒绝喝那犯罪的人类当喝的杯,还不太迟。他很可以从他的额上擦去那大血点似的汗珠,而听凭人类在他们的罪孽中灭亡。他很可以说,让违犯律法的人们受他们罪恶的刑罚吧,我要回到我父那里去。上帝的儿子愿意喝那屈辱创痛的苦杯吗?那无罪的一位愿受罪恶咒诅的结果,去拯救有罪的人吗?只听耶稣发青的嘴唇战战兢兢地说道:“我父啊,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你的旨意成全。”

他三次发出这样的祈祷。他的人性,因那最后的大牺牲而三次畏缩不前;但现在人类的历史全呈现在世界的救赎主面前。他看出,如果他丢弃那些违背律法的人,他们就必灭亡。他看出人类的无依无靠,他也看出罪恶势力的猖獗。一个注定遭劫之世界的灾难和悲痛出现在他面前。他看到其迫近的厄运,于是下了决心,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拯救人类。他愿意接受血的洗礼,使亿万将亡的人可以藉着他得到永生。他已经离开完全圣洁、快乐、荣耀的天庭,来拯救一只迷失的羊就是这个因犯罪而堕落的世界。现在他绝不放弃他的使命。他决定要为那自愿犯罪的人类作个挽回祭。在他的祈祷中,现在只有顺服的话:“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你的旨意成全。”

既作了这个决定,他就昏厥在地,良久才撑起身来。请问这时他的门徒在哪里呢?他们为何不用手轻轻扶起他们倒在地上的夫子,擦去那比世人更憔悴的额上之血迹呢?救主“独自踹酒榨,众民中无一人与他同在。”(赛63:3)

然而,上帝正在与他儿子一同受苦。众天使都看到救主的惨痛。他们看见他们的主被撒但的势力所包围,他的人性被战栗和不可思议的恐怖所压倒。这时,天上寂静无声,弹琴的声音止息了。众天军在沉寂的忧伤中看见天父从他爱子的身上撤回他的光明、慈爱和荣耀,便不胜惊异。如果人类能见到这一幕景象的话,那他们就更能领会到罪在上帝看来是多么可憎了。

未曾堕落的诸世界和天上的众使者,都全神贯注地观看着这将要结束的斗争。撒但和他罪恶的党羽,就是叛逆的全军,也都切切注意着这救赎工作中的最大危机。善与恶两大势力都等着看基督重复三次的祈祷将有什么答复。众天使都渴望来解救这位神圣的受苦者,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无法为上帝的儿子另找出路。在这千钧一发、危急存亡之际,当那神秘的杯在受难者手中摇摇欲坠的时刻,天开了,有一线光明射入那危机四伏、风暴连夜的黑暗中,于是,那在撒但堕落之后代替他侍立在上帝面前的大能的天使来到基督身边。他来,不是要从基督手中把苦杯拿去,而是要以天父慈爱的保证来加强他的力量,好喝下那苦杯。他来,要将能力带给这兼有神人二性的恳求者。天使向他指出那敞开着的诸天,并向他说明,因他的受苦,将有无数的生灵得蒙拯救。天使强调他的父比撒但更大、更有能力。基督舍命的结果,必使撒但全然败亡。世上的国必赐给至高者的圣民。天使又告诉他,他必看见自己劳苦的果效,便心满意足;因为他将要看见许许多多的人得救,永远得救。

基督的痛苦虽没有止息,但他却不抑郁、不沮丧了。风暴虽然未曾减退,但它所袭击的目标基督,已经得了力量来应付其威势。他以镇定沉着的姿态出现。他血迹斑斑的脸上,有天上来的平安。他已忍受无人能受的痛苦,因他已为人人尝了死味。

那些睡着的门徒,忽然被环绕着救主的荣光所惊醒。他们看见天使跪在仆倒在地的夫子身边。他们看见天使捧起救主的头移到自己的胸前,并用手指向上天。他们听见他说出安慰和希望的话;他的声音好像甜美的音乐。门徒想起登山变像的情景,记起了在圣殿中环绕着耶稣的荣耀,也记得上帝从云彩中发出的声音。现在又有相同的荣耀显现,他们就不再为他们的主担心了。他是在上帝的照顾之下,一位大能的天使已奉差遣来保护他。随后,门徒又被睡魔所困,耶稣见他们又睡着了。

于是耶稣很忧伤地望着他们说:“现在你们仍然睡觉安歇吧。时候到了,人子被卖在罪人手里了。”

正说话时,忽听见那寻索他的暴徒的脚步声,于是他说:“起来,我们走吧!看哪,卖我的人近了。”

当耶稣迎着卖他的人走去的时候,他刚才痛苦的痕迹已全然不见了。他站在门徒的前头说:“你们找谁?”他们回答说:“找拿撒勒人耶稣。”耶稣回答说:“我就是。”当他说这句话时,方才伺候耶稣的天使便置身于耶稣和暴徒之间。当时有一道神圣的光芒照在救主脸上,有个像鸽子的形体遮蔽着他。在这种神圣荣光的显现之下,那嗜杀成性的暴徒一刻也受不住,就狼狈地向后退去了。祭司、长老、兵丁、甚至犹大,都仆倒在地,像死人一样。

一时,天使退去,荣光也消逝了。耶稣原本有机会可以逃走,但他仍泰然自若地站着,好像已经得了荣耀,立在那些毫无能力,俯伏在他脚前的一群恶徒之中。门徒又惊奇又敬畏,安安静静地在旁观看。

情势很快转变了。暴徒站了起来,罗马兵、祭司和犹大都上来围着基督,似乎为自己的懦弱而羞愧,同时还怕他逃跑。于是救赎主再问他们说:“你们找谁?”他们已有凭据证明那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上帝的儿子,但他们不肯相信。对于“你们找谁?”这个问题,他们再回答说:“找拿撒勒人耶稣。”救主便说:“我已经告诉你们,我就是。”于是指着门徒说:“你们若找我,就让这些人去吧!”他知道他们的信心是多么脆弱,故设法护庇他们,使他们脱离试探和考验。为他们的缘故,他已准备牺牲自己。

叛徒犹大没忘记他要作的事。当暴徒进园时,他在前面引路,大祭司紧随其后。他曾给捉拿耶稣的人一个暗号说:“我与谁亲嘴,谁就是他。你们可以拿住他。”(太26:48) 现在他假装与他们不是一伙的,便走到耶稣面前,好像知己的朋友一样拉着他的手,一再与他亲嘴,说:“请拉比安。”并装出伤心的样子,好像是对他的遭遇表示同情。

耶稣对他说:“朋友,你来要作的事,就作吧!”接着又说:“犹大,你用亲嘴的暗号卖人子吗?”他说这话时,声调因忧伤而发颤。这句话本应激发那叛徒的天良,打动他的铁石心肠;可惜,廉耻、正气和人情都已丢弃了他;他胆大倨傲地站着,毫无谦和的表示。他已把自己交给撒但,所以没有力量抵抗他。耶稣没有拒绝叛徒的亲嘴。

暴徒看见犹大与那刚才向他们显出荣耀的人接触,便壮起胆来捉拿耶稣,并进而捆绑他那经常行善的双手。

门徒总认为他们的夫子是不会让人捉拿他的。因为那曾使暴徒仆倒在地像死人一样的能力,也能使他们丝毫没有办法,直等到耶稣和他的同伴逃掉为止。及至他们看见暴徒拿出绳子捆绑他们所爱之主的两手时,他们既失望又愤恨。彼得勃然大怒,猛地拔出刀来,想要保卫他的夫子;但他只砍掉了大祭司仆人的一个耳朵。耶稣看见这情景,便松开罗马士兵所紧紧捆住的双手,说:“到了这个地步,由他们吧!”并摸那受伤的耳朵,耳朵立时就好了。于是对彼得说:“收刀入鞘吧!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现在为我差遣十二营多天使来吗?”一营天使代替一个门徒。门徒心里想:咳!他为什么不救自己和我们呢?耶稣回答他们这个没有发出来的问题,说:“若是这样,经上所说事情必须如此的话怎么应验呢?”“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

犹太人的领袖们不顾自己的高尚地位,竟直接参与捉拿耶稣的事。因这件事非同小可,他们不放心交给手下人去办。狡猾的祭司和长老们会同圣殿的卫兵和暴徒,一起跟着犹大到客西马尼园去。这些显贵们所参加的是一群什么的人啊!乃是专爱兴风作浪,使枪弄棍,好像出来捉野兽的一群匪类。

基督转向祭司和长老们,用锐利的目光注视着他们。他的话犹如全能者的利剑一般,使他们终身难忘。他以威严的态度对他们说:你们带着刀棒出来拿我如同拿强盗吗?我天天坐在殿里教训人,你们有机会可以拿我,但没有下手。黑夜是更宜于你们的工作。“现在却是你们的时候,黑暗掌权了。”

门徒看见耶稣让人拿住他,捆绑他,就恐慌起来。他们因他容忍这种侮辱临到自己和他们身上,大为不平。他们不理解他的行动,并因他不抵抗那些暴徒而心里责怪他。在他们的愤慨和恐惧之中,彼得主张他们各自逃命。于是众门徒听了他的话,“都离开他逃走了。”但基督早已预言这件事说:“看哪,时候将到,且是已经到了,你们要分散,各归自己的地方去,留下我独自一人;其实我不是独自一人,因为有父与我同在。”

点击下载@历代愿望74: 客西马尼(文件大小: 11.6 MB|下载次数: 137)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