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愿望79: 成了!

基督的生命一直到他完成降世为人的大工之后才告结束,他用临终的最后一口气喊了声:“成了!”(约19:30) 这场战斗打赢了。他的右手和圣臂已取得胜利(诗98:1)。他以胜利者的姿态,将他的旗帜插上了永世的高峰。众天使岂不也都欢庆吗?全天庭无不为救主的胜利而欢呼。撒但被击败了,他知道自己的国度必要灭亡。

“成了”这句话,对众天使和未曾堕落的诸世界是意味深长的。救赎大工的完成既是为了我们,也是为了他们。他们与我们同享基督胜利的果实。

直到基督受死之时,撒但的真面目才暴露在众天使和未曾堕落的诸世界面前。这背道的魁首,一直用骗术掩饰自己,以致连圣洁的天使也没看穿他的心术,没看清他背叛的真相。

这胆敢出来反对上帝的,是个具有非常能力和荣耀的天使。关于路锡甫,耶和华曾说:“你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结28:12) 路锡甫原来是遮掩约柜的基路伯。他曾站在上帝圣颜的荣光之中。他在一切受造之物中本是最高贵的,也是最能把上帝的旨意启示给全宇宙的。但正因为他在天父面前居于崇高地位,他犯罪之后的欺骗性就更大,而揭露他的真面目也更为困难。

上帝完全可以毁灭撒但和一切同情他的天使,这在上帝原不费吹灰之力,但他没有这样做。他不打算用武力来制胜叛乱。强制的手段只存在于撒但的政体中;这不是耶和华所用的方法。他的权威建立在良善、怜悯和慈爱上,所以他必须按这些原则办事。上帝的政权是以道义为基础的,故信实和慈爱是上帝用以致胜的能力。

上帝定意要将万事置于永保安稳的基础上,故天上的议会决定,要给撒但充分的时间来实施他建立政权的基本纲领。他曾宣称他的纲领比上帝的更优越。所以上帝要给他时间去贯彻他的主张,让全宇宙看明真相。

撒但引人陷入罪中时,上帝就实施了他的救赎计划。四千年来,基督一直在致力于拯救人类,而撒但则一直在使人败亡。这一切,全宇宙都看见了。

耶稣来到世上时,撒但的权势就转过来向他进攻。从耶稣在伯利恒作婴孩时起,这个篡位者就一直在想方设法要除灭他。撒但用尽所有的方法,要阻止耶稣度过完美的童年和毫无过失的成年,不让他完成圣善的服务和无瑕疵的牺牲。但他没有成功。他不能引诱耶稣犯罪,不能使他灰心失望,更不能逼他放弃降世为人所要作的工。从旷野到髑髅地,撒但愤怒的风暴不断地袭击他,但这风暴越是无情地摧残上帝的儿子,他便越有力地抓住他父的膀臂,在血染的路上勇往直前。撒但压迫并胜过耶稣的一切努力,反而使他无瑕疵的品格显出更纯洁的光彩。

全天庭和未曾堕落的诸世界都曾目睹这一场斗争。他们是以何等紧张的情绪望着这最后的几幕景象啊!他们看见救主走进客西马尼园,看见他因大黑暗的恐怖而心灵伤痛,听见耶稣悲哀的呼声:“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 当天父转脸不顾他时,他们看到他承受着极大的忧伤,过于他与死亡作最后争斗时所受的伤痛。大血点般的汗珠,从他的毛孔里渗出来,滴在地上。求救的祈祷,一连三次从他口中逼了出来。天庭再也不忍看下去;于是有安慰的使者奉差遣到上帝的儿子那里去。

天庭看见上帝的“牺牲者”被卖到嗜杀成性的暴徒手里,一路上受着讥诮和虐待,匆匆忙忙地从这个审判厅被带到那个审判厅;天庭听见逼迫他的人因他出身的卑微而嘲笑他;他最爱的门徒之一发咒起誓不认识他;天庭看到撒但的疯狂手段,以及他控制人心的力量。哦,那是多么可怕的景象啊!救主在客西马尼园半夜被劫拿,从公会到审判厅给人拖来拖去。在祭司,公会和彼拉多面前各受审两次,在希律面前一次,受戏弄,遭鞭打,被定罪,在耶路撒冷女子的哀哭和暴徒的嘲笑之中,背着沉重的十字架出去,被人钉上十字架。

天庭悲愤惊讶地望着耶稣挂在十字架上,有血从他刺伤的两鬓流下,汗珠如血点从他额头冒出。他的手和脚流出的鲜血,一滴滴地落在十字架下的岩石上。双手钉穿的伤口因身体的重量而开裂。当他的心灵在世人的罪担重压下喘息时,他的呼吸越来越急、越来越深了。在这极度的痛苦之中,基督还为仇敌祷告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 此时全天庭无不大大惊奇。但站在十字架下的那些照着上帝形像被造的人,反而联合起来,杀了上帝的独生子。这在全宇宙看来是何等的景象啊!

那时空中掌权的黑暗势力,都聚集在十字架周围,向世人心中投下不信的阴影。太初耶和华创造这些使者侍立在他宝座前时,他们是美丽、光荣的。他们的美丽和圣洁也与他们的崇高地位相称。他们因上帝的智慧而富足,以天上的甲胄为配备。他们原是耶和华的执事。但现在谁能认出这些堕落的天使,就是一度在天庭服役的荣耀的撒拉弗呢?

撒但的党羽和恶人联合起来,诱使人相信基督是个罪魁,并以他为憎恨的对象。当基督被钉上十字架时,那些讥诮他的人都被第一大叛逆者的精神所鼓动。撒但以卑鄙龌龊的话充满他们的口,驱动他们侮辱耶稣。尽管如此,他却毫无所获。

若能在基督身上查出一点罪污,如果他为了逃避可怕的折磨而在任何方面稍微向撒但让步,上帝和人类的仇敌就必得胜。结果,基督垂首死去,始终持守对上帝的信心和顺服。“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上帝的救恩、能力、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上帝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启12:10)

撒但看出自己的假面具已被剥下,他的行径已在未曾堕落的天使和全宇宙面前暴露无遗。他显明自己是个谋杀犯。由于他流了上帝儿子的血,就使自己彻底丧失天上众生的同情。从此以后,他的工作必受到限制。不管他装出什么姿态,他再不能向来自天庭的使者控告基督的弟兄,说他们穿着被罪玷污的脏衣服了。撒但同天上诸世界间感情上的最后联络终于断绝。

尽管如此,撒但还没有被毁灭,因为就是到了那时,众天使还不能完全明白这场大斗争所涉及的方方面面。同天地命运息息相关的重大原则,必须更充分地显明。为了人类的缘故,必须让撒但继续存在,使人类也和天使一样看出光明之君与黑暗之君的区别,人类必须选择所要侍奉的主。

大斗争开始时,撒但称,上帝的律法是不能守好的。又说,公义与怜悯是互不相容的。人违背律法,就不能得赦免。撒但主张,每一罪行都应受罚。上帝若免去罪的刑罚,就不是诚实公义的上帝。当世人犯了上帝的律法,违抗他的旨意时,撒但欢庆雀跃,并宣称:这证明律法不能守好,人也不能得赦免。因撒但叛逆后被赶出天庭,故他断言人类也必永远与上帝的恩爱隔绝。他强调:上帝若向罪人施怜悯,就不是公义的上帝。

其实,作为罪人,人的地位毕竟与撒但不同。路锡甫在天上,是在上帝荣耀的光照之下犯罪的。那时他所得到的有关上帝之爱的启示,是任何其他受造之物所不曾得到的。撒但既认识上帝的品德,了解他的良善,竟决定顺从自私自恃的心意,这就是他最后的选择,上帝再不能用什么方法来救他了。但人类是受了欺骗;人的心智被撒但的诡辩蒙蔽了,所以不知道上帝的慈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因此人还有明白上帝之爱的希望,还可能因看明上帝的品德而被吸引归回上帝。

上帝的怜悯已藉着耶稣向世人显明了。但怜悯并不排除公义。律法显明了上帝品德的属性,所以律法的一点一划都不能更改,来迎合人类的堕落状况。上帝没有改变律法,但是为了救赎人类,他在基督里牺牲了自己。“这就是上帝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 (林后5:19)

律法的要求就是公义公义的生活和完美的品格,这是世人拿不出来的。但基督取了人性来到世上,过着圣洁的生活,铸造了完美的品德。这一切他都白白赐给凡愿意接受他的人,他的生活就代替了世人的生活。这样,人们过去的种种罪恶,就因上帝的宽容而蒙赦免。此外,基督还将上帝的属性授与人类,按照上帝品德的模式建造人类的品格,使之具有属灵的强健和完美。这样,律法的义就在信基督的人身上成全了。上帝能“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罗3:26)

上帝的爱,在他的公义中表现出来,正像在他怜悯中所表现的一样。公义是他宝座的根基,也是他的爱的果实。撒但的目的,是要把怜爱从真理和公义分割开来。他想证明上帝律法的公义是平安的大敌。但基督已证明:这两件事在上帝的计划中密切相联,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慈爱和诚实彼此相遇;公义和平安彼此相亲。”(诗85:10)

基督藉着他的生和死,证明上帝的公义不会破坏他的慈爱;并证明:罪能得赦免;律法是公义的,也是完全能遵守的。撒但的控告被驳倒了。上帝已给人明确无误的凭据来证明他的爱。

如今撒但提出另一种欺骗,说慈爱已经破坏公义,说基督的死已经废掉天父的律法。殊不知,律法若真能更改或废掉,基督就不必死了。废掉律法,无异是使罪恶永垂不朽,使世界落在撒但的控制之下。正因为律法是不变的,并且人惟有顺从律法的条例才能得救,所以耶稣才在十字架上被举起来。如今基督用来坚定律法的办法,撒但倒说是废除律法的。基督与撒但之间的大斗争,必将在这一点上发生最后的冲突。

今日撒但倡导的理论说:上帝亲口颁布的律法是有缺欠的,其中某些细则已被废除。这就是他迷惑世人的最后大骗局。他不必攻击全部律法,如能引诱人抹煞其中一条,他的目的就达到了。“因为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雅2:10)人只要同意破坏一条律法,就必使自己陷于撒但权下。故撒但想用人的律法来代替上帝的律法,藉以控制全世界。这工作在先知书中已有预言。关于代表撒但的大叛逆势力,预言说:“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但7:25)

有人将要制订他们自己的律法,来反抗上帝的律法。他们要强迫别人违背良心,而且为了推行这些律法,他们将要压迫自己的同伴。

在天上开始反抗上帝律法的战争,必持续直到末时。每个人都将受到考验。顺从或不顺从,是全世界要决定的问题。人人都要在上帝的律法和人的律法之间作出决择。分界线划定于此。将来世上只能有两等人。各人的品格都将成熟,人人都要显明他们选择的究竟是站在忠顺的一边,还是叛逆的一边。

那时,末日就要来到。上帝一定要维护他律法的尊严,并拯救他的子民。撒但和一切参加叛逆的人,必被剪除。罪和罪人必被灭绝,根本枝条一无存留(见玛4:1)。撒但就是根本,凡跟从他的人都是枝条。对邪恶之君,以下的预言那时就要应验:“因你居心自比上帝……遮掩约柜的基路伯啊,我已将你从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除灭。……你令人惊恐,不再存留于世,直到永远。”那时,“恶人要归于无有。你就是细察他的住处,也要归于无有。”“他们就归于无有。”(结28:6-19;诗37:10;俄16)

这并非出于上帝单方面的独断专行,而是拒绝上帝恩典的人作茧自缚,自食其果。上帝是生命的泉源,当人定意要行恶时,他就与上帝分离,自绝于生命之源,“与上帝所赐的生命隔绝了。”基督说:“恨恶我的都喜爱死亡。”(弗4:18;箴8:36)上帝容恶者暂时存留,好让他们的品性充分发展,心术全然暴露;此后,他们就要自食其果。撒但和一切与他联合的人,已置身于完全与上帝相悖的地位,他的显现对他们就要成为烈火了。尽管上帝就是爱,他的荣耀必消灭此等与他为敌的人。

大斗争开始时,众天使还不明白这一点。如果撒但和他的全军当时就受到他们恶贯满盈的一切恶报,他们就必灭亡;可是在天上众生的眼中,这还不能显明是罪恶的不可避免的结果。同时,他们对上帝的良善所怀的疑惑,势必留在心里,像一粒邪恶的种子,迟早会结出罪恶和祸患的死果。

在大斗争结束时,就不是这样了。那时,救赎的计划已经完成,上帝的品格已经显明在一切受造的众生面前。上帝律法的条例已被认明是完备而不可变更的。那时,罪的本质和撒但的真面目都已暴露无遗。罪恶的彻底消除必证明上帝就是爱,并在乐于遵行他的旨意,心中深藏他律法的全宇宙众生面前,确立上帝的信实。

考虑到这一切,众天使在髑髅地望着救主的十字架时,是完全可以欢庆的;因为,他们虽然当时还没洞察全部意义,他们却知道罪与撒但的毁灭是确定无疑的了,人类的得赎也已万无一失,宇宙是永保安全的了。基督自己完全体会到他在髑髅地牺牲的果效。当他在十字架上喊“成了”的时候,他是展望到这一切的。

点击下载@历代愿望79: 成了!(文件大小: 8.4 MB|下载次数: 211)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