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愿望80: 在约瑟的坟墓里

耶稣终于安歇了。漫长的一天,所有的羞辱、酷刑一概结束。当落日余晖迎接安息日的来临时,上帝的儿子宁静地躺在约瑟的坟墓里。他的工作业已完成,双手安然合抱胸前。他在安息日的神圣时间里安息了。

起初,圣父与圣子在创造之工完成,“天地万物都造齐了”(创2:1)之后,便在安息日安息了。创造主和天上的众生,看着这光辉的良辰美景,无不欢欣快乐。“那时,晨星一同歌唱,上帝的众子也都欢呼。”(伯38:7)此时耶稣既完成救赎之工,就安息了。虽然世上那些爱他的人难免悲伤,但天上则是喜乐非常的。在天上的众生看来,对未来的希望是光明的。上帝和众天使所看到的,是从基督作成的工作中涌出的成果,就是一个重整的世界,一个得赎的人类;既得胜了罪恶,就永远不再堕落。耶稣安息的这一天,是与这远景永远分不开的。因“他的作为完全”,而且“上帝一切所作的都必永存”(申32:4;传3:14)。直到“万物复兴的时候,就是上帝从创世以来,藉着圣先知的口所说的。”(徒3:21)这在创世时所设立的安息日,就是耶稣躺在约瑟坟墓里安息的一天,必仍为安息和喜乐的日子。“每逢……安息日”(赛66:23),当蒙救赎的列国在上帝和羔羊面前欢庆跪拜时,天地都必同声赞美。

在基督被钉的那一天最后发生的事中,有新的凭据证明预言的应验;有新的见证突出基督的神性。当十字架上的黑暗消散,救主临死的喊声发出之时,众人忽然听见另有个人声说:“这真是上帝的儿子了!”(太27:54)

这句话不是用喃喃耳语说出来的。众人都转过来,要看这声音是从何而来的。这句话是谁说的?哦,原来是个百夫长,一个罗马军人说的。救主神圣的忍耐和突然死去,以及临死时胜利的喊叫,使这不信上帝的人大受感动。在这个钉在十字架上伤痕累累的身体上,这百夫长竟认出上帝的儿子来。他不禁公开地承认了自己的信仰。这样,就有了又一次的凭据,证明我们的救赎主必要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他受死的那天,就有三个完全不同的人来表示他们的信仰一个是这在罗马军队里发号施令的百夫长,一个是替救主背十字架的古利奈人西门,一个是死在他旁边的十字架上悔改的强盗。

将到傍晚时分,一种可怖的寂静笼罩着髑髅地。群众散了,许多人回到耶路撒冷去。他们的情绪和早晨时候大不相同。当初多人蜂拥到钉十字架的地方去,是出于好奇,非因仇恨基督。但他们还相信祭司们的控告,看基督是个罪犯。在不自然的刺激之下,他们与暴徒同声嘲笑他。但当黑暗遮盖大地时,他们受到良心的责备,觉得自己犯了大错。在可怕的黑暗中,再听不见戏弄和嘲笑的声音了。及至黑暗消散时,他们静悄悄地回家去,觉悟到祭司们控告的尽是虚构,耶稣不是骗子;数周之后,当五旬节那天彼得讲道时,他们也在那几千悔改归向基督的人群之中。

但是犹太人的领袖却没有因所遭遇的事而有半点改变,他们仇恨耶稣的心没有消退。祭司和官长们心上的黑暗,比主钉十字架时,那遮盖全地的黑暗更深。当基督降生时,那颗星曾认识他,并引领博士们到他所卧的马槽那里;天军也认识他,在伯利恒的平原上唱出赞美他的声音;海水认识他,听从了他的吩咐;疾病和死亡也承认他的威权,把他们的俘虏释放给他;太阳也认识他,在看见他临死的痛苦时,遮掩了它的光辉;磐石也认识他,曾因他的呼喊而崩裂;无生命的自然界都认识基督,都曾为他的神性作见证。但以色列的祭司和官长们倒不认识上帝的儿子。

祭司和官长们心里却没有安宁。他们虽已贯彻他们的计划,置基督于死地;但并不感到所希冀之胜利的兴奋。甚至在表面取得胜利时,反为疑惧所困,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故。他们听见基督呼喊“成了!”“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约19:30; 路23:46)他们也看见磐石崩裂,并经受剧烈的地震;故心神不宁,如坐针毡。

他们曾嫉妒基督生前在民间的影响,就在他死后还是嫉妒他。他们畏惧死了的基督远过于畏惧活着的基督。他们怕百姓们太注意他钉死时所发生的事;怕那一天所作之事的后果。但无论如何,他们不要他的身体留在十字架上过安息日。现在安息日快要到来,若是让囚犯的身体仍挂在十字架上,就必有碍于安息日的神圣。故犹太人的领袖以此为借口,要求彼拉多设法促使犯人快死,好把他们的身体在日落之前移去。

彼拉多和他们一样,也不愿意耶稣的身体留在十字架上。于是经他同意,那两个强盗的腿就被打断,促使他们快点死;但耶稣已经死了。那些粗暴的兵丁因听见并看见基督的事而深受感动,所以没打断他的腿。这样,上帝的羔羊被献时,就应验了逾越节的律例:“一点不可留到早晨,羊羔的骨头一根也不可折断。他们要照逾越节的一切律例而守。”(民9:12)

祭司和官长们见基督已死,甚为惊愕。因为在十字架上钉死是死得很慢的;要断定被钉者的生命何时完全停止是不大容易的。人被钉在十字架上,六小时之内就死去,是前所未闻的。祭司们要查明耶稣是否已死,就叫一个兵拿枪扎入救主的肋旁。从所扎的伤口中,流出来清浊分明的两股液体,一股是血,一股是水。所有看见的人,都注意这事,约翰则明确地记载此事。他说:“惟有一个兵拿枪扎他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看见这事的那人就作见证,他的见证也是真的,并且他知道自己所说的是真的,叫你们也可以信。这些事成了,为要应验经上的话说,‘他的骨头一根也不可折断。’经上又有一句说,‘他们要仰望自己所扎的人。’”(约19:34-37)

基督复活之后,祭司和官长就散布谣言,说他在十字架上并没有死,只是昏厥过去之后又活过来的。另外一个谣言则说那在坟墓里的,并不是一个真有骨肉的身体,不过是一个身体的模型。但罗马兵的行动却反证了这些谣言。他们没打断他的腿,因他已死。他们为使祭司们满意起见,就用枪扎了他的肋旁。他的生命若尚未断绝,这一枪就足以立即致他于死命了。

其实那真致耶稣于死命的不是枪扎,也不是十字架的痛苦。他临死的瞬间发出的“大声喊叫”(太27:50;路23:46),以及从他胁肋旁流出来的血和水,说明他是由心脏破裂而死的。他的心因受精神的剧痛而破裂。由此可知,他是被世人的罪杀死的。

基督一死,门徒的希望就此破灭。他们望着那紧闭的眼、下垂的头、结着血块的头发和被钉穿的手脚时,他们的痛苦真是言语所难以形容的。直到最后,他们还是不相信他会死;他们很难相信他真的死了。他们因过度悲哀,竟忘记了主所预先告诉他们有关当前情景的话。他所说过的话这时并没有使他们得到安慰。他们只看见十字架和在十字架上流血的受难者。他们的前途因失望而黯淡。他们对耶稣的信心已经丧失;但他们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爱他们的主,也从来没这样觉得他的可贵,这么需要他与他们同在。

基督虽然死了,可是他的身体门徒还是十分重视的。他们渴望能举行像样的殡礼来葬他,但不知道如何能作到。耶稣被判的是反叛罗马政府的罪名,凡因这样的罪被处死的人,应葬在特定的犯人坟场。当时使徒约翰和几个从加利利来的妇女仍留在十字架下。他们不能让这些无情的士兵去处理他们主的遗体,把他葬在有损体面的坟场里;但他们又无法加以阻止。他们既不能得到犹太当局的帮助,又没有势力去影响彼拉多。

正在这紧急关头,亚利马太人约瑟和尼哥底母前来帮助这些门徒了。这两个人都是犹太公会的成员,认得彼拉多,都是有钱有势的人。他们决心将耶稣的殡礼办得隆重、体面。

约瑟大胆去见彼拉多求领耶稣的身体。这是彼拉多初次听见耶稣已经死了的消息。关于基督钉十字架所发生的事,曾有不同的消息传到彼拉多耳中,至于耶稣的死,人却故意没报给他。祭司和官长们曾警告彼拉多,要他防备基督的门徒对基督的身体布置骗局。所以他听了约瑟的请求,即差人把那在十字架旁负责的百夫长叫来,要确知耶稣是否已死。他还从百夫长口中得知在髑髅地的情形,证实约瑟所说的话。

于是约瑟的请求获准。当约翰正在为他夫子安葬的事发愁时,约瑟便带着彼拉多准许领取基督身体的批示回来;尼哥底母带着约一百斤没药和沉香合成的贵重香料前来,为熏抹耶稣身体之用。就是耶路撒冷全城最显要的贵人,死后也不能得到比这更大的光荣。众门徒看见这些富有的官长对他们的主安葬的事像他们一样关心,就不胜惊奇。

约瑟和尼哥底母都没有在耶稣生前公开作他的门徒。他们知道这样作必使他们被排斥于犹太公会之外;就希望能藉着自己的势力,在公会的议会中保护耶稣。他们看来有一点成功;但狡猾的祭司看出他们袒护基督,阻挠了他们的计划;趁他们没出席议会时,耶稣就被定死罪,并交给人去钉十字架了。此时基督既然已死,二人就不再隐瞒自己对他的感情。当门徒不敢公然显明自己是跟从基督的时候,约瑟和尼哥底母却勇敢地前来支援。这两个贵人的帮助,实在非常及时。他们能为死了的夫子办理那些贫穷的门徒所办不到的事;而且他们的财富和势力,也在很大程度上掩护门徒脱离祭司和官长们的毒手。

他们谨慎而恭敬地亲手把耶稣的身体从十字架上取下来。当他们望着那受伤破裂的身体时,眼中不禁涌出同情的热泪。约瑟有一座新的坟墓,是凿在磐石中的。这原是他为自己预备的新坟,离髑髅地很近,他就把它预备好给耶稣。他们把主的身体连同尼哥底母所带来的香料,用细麻布包裹起来,于是救赎主就被抬进坟墓里去了。在这里,这三个门徒整理了那被损伤的四肢,将受伤的双手合抱在无脉的胸膛上。从加利利来的妇女们,进来看见这些人做的,知道为他们所爱的教师的身体尽到了心。然后她们又看着那块大石头被滚过来堵住墓门,他们就把救主留在里面安息了。这些妇女是最后在十字架下,也是最后留在基督墓前的人。及至暮色苍茫,抹大拉的马利亚和其他的几个马利亚,还逗留在主安放的地方,为她们所爱的主伤心落泪。然后“她们就回去,……在安息日,便遵着诫命安息了。”(路23:56)

对忧伤的门徒,那是个永远难忘的安息日;对祭司、官长、文士和民众也是如此。在预备日傍晚日落时,有号筒吹响,表明安息日已经开始。逾越节虽然仍像数千年来一样地被人遵守,但此节所预指的主已经被杀害而躺在约瑟的坟墓里。在安息日,圣殿院子里挤满了敬拜的人。从各各他回来的大祭司,披着华丽的圣袍也在那里。带白冠的祭司们,忙忙碌碌从事其职务。但有些敬拜者为罪奉献公牛和山羊的血时,心里却得不到平安。他们不知道表号已经与实体会合,而且一个无限大的牺牲已经为世人的罪献上了;他们也不知道履行这些仪文的礼节已无价值,但他们从来没有以这么矛盾的情绪来观看这礼节。号筒、乐器和欢唱声与往常一样宏亮;但是各处都弥漫着一种不自然的感觉。众人一个接一个地问起最近发生的非常大事。至圣所一向是神圣不可侵犯之地,现在却是有目共睹的了。那用细麻布做成,并用金线、紫线和朱红色线精织巧绣的幔子,已经从上到下裂为两半。从前耶和华会见大祭司,并显现他荣耀的地方,就是那曾作为谒见上帝的神圣所在,如今已完全暴露出来,以致人人都能看见耶和华不再承认它为神圣。祭司们在祭坛前供职,怀着不祥的感觉。至圣所的神秘既被揭开,他们就对面临的灾难,心中充满恐惧。

许多人都因髑髅地的景象而在仔细地思量着。从基督钉死到复活的这一段时间,许多不顾睡眠的人在急切考查豫言,有的要查明当时所守节期的全部意义,有的要寻找凭据证明耶稣所自命的身份虚伪的;还有些人带着忧愁的心情,要查出他是真弥赛亚的证据。虽然各人查考的目的不同,但大家心里都感悟一个真理,就是过去几天所发生的事应验了先知的预言,而且那被钉的一位是世人的救赎主。许多参加那次礼节的人,以后不再参加逾越节的仪式了。甚至许多祭司也认出耶稣的真身份。他们查考豫言不是徒劳的;到基督复活之后,他们就承认他是上帝的儿子。

尼哥底母看见耶稣在十字上被举起来时,就想起那夜耶稣在橄榄山上所说的话:“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约3:14,15)当基督躺在坟墓里的那个安息日,尼哥底母有机会反省了。现在有一道更清晰的光照亮他的内心,耶稣对他所说的话就不再是神秘的了。他觉得自己没在救主生前与他在一起,实在是莫大的损失。他回想髑髅地的种种景象:基督为杀害他的人所作的祷告,以及他对强盗临死之要求所作的答应,都感动了这位饱学的议员。他看到救主受苦时的情形,又听见他像一位胜利者发出最后“成了”的喊声。他又看见震动的地,黑暗的天,裂开的幔子,崩碎的岩石,他的信心就永远坚定了。那打消众门徒希望的事,正足以使约瑟和尼哥底母确信耶稣的神性。他们坚定不移的信心所生的勇敢,打破了一切的顾虑。

基督从来没有像现在躺在坟墓里时这样引起群众的注意。众人照素来的习惯,把患病和受苦的人带到圣殿院子里来,询问说:谁能告诉我们拿撒勒的耶稣在哪里?其中有许多人是从远处来找这位使病人痊逾,使死人复活的主。各方都能听见人喊着说,我们要那能医治人的基督!这时有些想给祭司察看,来鉴定麻风病症的人。许多人不得不听他们的丈夫、妻子、儿女被宣布为麻风病患者,注定要离开家庭的安乐和朋友的照料,并用凄惨的喊叫“不洁净,不洁净!”来警告别人不要挨近他们。拿撒勒人耶稣慈善的手,从来不拒绝用医治之能来抚摸这可怕的麻风病人;而现在他双手静静合拢在胸前了。他的口曾用安慰的话,“我肯,你洁净了吧!”(太8:3) 来回答患者的要求,今天却不作声了。许多人向祭司长和官长们请求同情和帮助,但都是枉然。显然,他们非要那活着的基督回到他们中间不可。他们坚决、热切地向祭司和官长们要基督,否则他们决不回去。但他们终于从圣殿院中被赶出去,并有士兵在门口把守,将带着病人和垂死者要求进来的群众拒诸门外。

那些来见救主求医治的人,大失所望。街道上充满哀哭之声。病人因得不到耶稣医治之能的抚摸就濒临死亡。他们去求医生诊治,也毫无效验;因没有任何医生的医术,能像躺在约瑟坟墓里的主那样高明。

受苦者悲惨的哭声,使千万人感悟到:人间的一个大光已经熄灭。没有基督,地上黑暗无光。许多人曾经大喊:“把他钉十字架!把他钉十字架!”现在才看出那已经临到他们头上的灾祸;如果耶稣还活在世上,他们就必以同样的热情高呼:我们要耶稣!

及至众人知道耶稣是被祭司们治死的时候,他们就打听他死的情形。祭司们原来想把耶稣受审的详情,尽可能保守秘密,但是当耶稣在坟墓里的时候,却有千万人题说他的圣名,于是那些有关他受非法的审问,以及祭司和官长们的惨无人道,就传遍各地。一些有知识的人请祭司和官长们解释旧约中有关弥赛亚的预言;于是,他们就捏造谎言来应付,既无法自圆其说,只好像痴人说梦,不知所云。他们既不能解释那指着基督受苦受死的预言,许多打听的人就确信圣经的话已经应验了。

祭司们以为向耶稣报仇泄恨,必是愉快而甜蜜的,结果却尝到其中的苦味。他们知道自己正受到民众严厉的责难,并知道他们从前所利用来反对耶稣的人,现在正为自己可耻的行为而悔恨不已。这些祭司想以耶稣是一个欺骗者的说法来自欺自慰,但也是枉然。他们中间有些人曾站在拉撒路的坟前,目睹死人复活过来。他们战兢惧怕,惟恐基督自己也要从死里复活,再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曾听见他说过,他有权柄舍去他的命,也有权柄取回来。他们记得他曾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约2:19)犹大也告诉过他们:耶稣最后一次上耶路撒冷时,在路上对门徒所说:“看哪,我们上耶路撒冷去,人子要被交给祭司长和文士,他们要定他死罪,又交给外邦人,将他戏弄、鞭打、钉在十字架上;第三日他要复活。”(太20:18,19) 从前他们听见这些话时,曾加以嘲笑和讥讽。现在他们看出:到目前为止,基督的预言都已应验。他既说第三日要复活,谁敢说这句话不会照样实现呢?他们极欲排除这些思想,却是不能。他们正像他们的父魔鬼一样,虽然也信,“却是战惊”。

这时,那紧张的场面已经过去,基督的形象就浮现在他们的脑际。他们见他泰然自若,毫无怨言地站在仇敌面前,受他们的戏弄,侮辱,而不说一句不平的话。他受审和被钉的种种事迹,以压倒一切的分量重现在他们眼前,使他们不能不相信他是上帝的儿子。他们生怕,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会来站在他们面前,以致被告变成原告,被定罪的要定他们的罪,被杀者要秉公执行谋杀者所当受的死刑。

他们在安息日很少得到安息。他们虽怕沾染污秽,而不愿越过外邦人的门槛,却为基督的身体举行一次会议。必须让死亡和坟墓紧紧锁住被钉死的主。“祭司长和法利赛人聚集来见彼拉多,说:‘大人,我们记得那诱惑人的还活着的时候,曾说:“三日后我要复活。”因此,请吩咐人将坟墓把守妥当,直到第三日;恐怕他的门徒来把他愉了去,就告诉百姓说:“他从死里复活了。”这样,那后来的迷惑比先前的更厉害了。’彼拉多说:‘你们有看守的兵,去吧!尽你们所能的把守妥当。’”(太27:62-65)。

祭司们指示把守坟的方法。坟墓门口已有一块大石头挡住,他们就用绳子把这块石头绑在旁边的磐石上,并用罗马的官印封住。这样,若不揭开这封条,就不能把石头挪开。他们又派一百名士兵的卫队在坟周围看守,不让人轻举妄动。祭司们已尽一切可能使基督的身体一直留在安放之处。他已被稳固地封闭在坟墓里,真像是要永远安葬在那里似的。

且看软弱的世人如何老谋深算。这些嗜杀成性的人一点也没看出他们的努力多么无用。但是由于他们的这一措置,上帝倒得了荣耀。他们为拦阻基督复活所尽的一番努力,正是他复活最有力的证据。派在坟墓周围看守的卫兵越多,则为他复活所作的见证也就越有力。在基督受死的几百年之前,圣灵早已藉着诗人的口说:“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诗2:1-4) 罗马的守兵和罗马的武器,毫无能力把生命的主关闭在坟墓里。他得释放的时辰已近。

点击下载@历代愿望80: 在约瑟的坟墓里(文件大小: 11.9 MB|下载次数: 177)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